【免费番外二】你是我甘愿毕生沦陷的梦
作者:系归舟 更新:2019-09-24

为了跻身到司家儿媳妇的行列之中,我从初中开始就读礼仪学校,余暇之际跟随糕点师学习做西式点心,听说司爷爷对西点厚爱,讨好司爷爷是进入司家的必要门路,所以我学得很认真。

晚饭后我会在私人钢琴老师的教导下学习弹钢琴。刚开始的新鲜感渐渐的淡化,日复一日的练习同一首曲子真的很无趣,但只要一想到那个美好的少年,所有辛苦都化为了我前进的动力。

我要做司木白的妻子。这是我唯一想要持之以恒的梦想。

在遇见司木白以前,我对任何事情都兴致缺缺,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半途而废。未曾想过有朝一日我会对一个男生提起兴趣。

知道我梦想的人除了我爸爸以外还有一个人。他叫赵航。

赵航是我的同学。从初中一直到高二他转校之前,我们俩都是同桌。认生的我一开始没有主动找他说过话,按照以往的规律,凡是我保持了沉默,另一方总会在某个恰当的时机向我搭话。但是赵航却没有。一直,一直,比我更加冷静更加沉默。

于是赵航毫无疑问的成为了我印象中清冷度仅次于司木白的人。

记不清是什么契机让我们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但赵航的第一句话我却记得格外清楚,因为实在太好笑,哪怕是现在想起来也会忍俊不禁。

那时我们都穿统一的校服,男生是西服佩领带,女生是水手服。我对赵航说了话后他就站了起来,整理了两下领带,非常非常正式的对我伸出一只手,嗓音柔和的说:“我是赵航,你好。”

一个长得端正清秀的十四岁男生如此成熟稳重的向你问好,这种情况下你会怎么回答呢?

反正当时的我愣了半天才回握他,手刚相触他就放了下去,一点也不给我面子。

从那之后我们就日渐熟悉,初三有次上物理晚自习,他是物理课代表,而我很不幸的是物理倒数第一的代表,我恳求他放我一马让我补个美容觉,他充耳不闻,对我置之不理。然后我倒下便呼呼大睡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他正站在我旁边,我好奇他为何要在众目睽睽下站着,很快就听到老师说:“你是课代表,要以身作则,你的同桌睡觉你不检举反而包庇她,既然如此,我就以惩罚你为例来教育你的同桌。”

“你的同桌”可不就是刚睡醒还在打着呵欠的我。

我的脸变得滚烫,烫的原因大半来自于赵航的包庇。

后来我不知羞的问赵航是否喜欢我,他断然承认,在那时我也就顺其自然的把司木白的存在告诉了他。

我没想到,在那么多年后的某一天,和许久未见的同桌重逢寒暄时,我竟亲手给了他伤害司木白的机会。

赵航在高二那年转校的原因我也是很久后才知道。

赵航的父母都就职于司氏,多年来为司氏卖力,算得上是骨干级的职员。在一次代表司氏前往异国的公事旅程中,夫妻二人本打算借此次出差带体弱多病的小女儿去开开眼,没料到乘坐的飞机在中途遭遇事故,在二人拼命的保护下,年幼的女儿幸免于事故,虽失去了双腿,但保全了性命。然而年轻的夫妻二人却就此永离人世。

本是可歌可泣的父爱如山母爱似海的故事,却因为司氏极力压制此次事件,并且用赔偿金封住了事实的真相,在此后的两年时间内都让赵航误以为双亲只是亡于旅途中偶然的飞机失事而已。

当真相浮出水面,赵航知道父母是为了工作而双双死亡的时候,仇恨一触即发。他恨司氏,不是因为父母的离开,而是因为父母为了司氏而离开,司氏却从来没有给他父母的死亡一个真实的交代!

他的爸妈,可是兢兢业业为司氏做牛做马若干年,他们怎么可以这样……草菅人命。

赵航来找我的时候,我已经成长为知书达理的女性,也已经是司爷爷钦点的二少爷的未婚妻。那时的我仿佛飞上枝头变凤凰一般,雀跃,兴奋,多年来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应有的回报。所以当和赵航在一家茶楼坐下来寒暄,听到他讲起他妹妹和父母的故事时,我的善心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二话不说,我帮了赵航的忙,为他在司氏谋取了一份工作。

只是那时的我并不知晓那个感人至深又令人叹惋的故事背后,竟藏着那么多的腥风血雨。

赵航利用了我,而我,也利用了他。

我住进了司家,以司木白未婚妻的名义光明正大的住了进去。我和他的订婚宴指日可待,只等司爷爷回来我的梦想便能成真。

就在我与梦想仅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她出现了。

一个被司木白挂念了长达九年的女人,林一星。

初次见到她对她的印象可谓是差到极点。抱着一条狗,浑身杂牌衣服,连一件像样的首饰也没有,头发乱糟糟的,一看就知道是闻风赶来的,整个人像街边乞讨的流浪汉一样落魄得可怜。这样一个女人,我实在想不通,司木白究竟喜欢她哪点。

尽管后来的我才明白,喜欢,并不需要确切的定义,他整个人就是你这份喜欢的终结。

要么,为喜欢他而终结。要么,为喜欢他而永不终结。

我向司木峰询问了有关于她的一些事迹,包括九年前她和司木白发生的事情。

当时我的眼前没有任何迟疑的蹦出了两个字:荒诞!

林一星不费吹灰之力的夺得了司木白心中最空缺的部分,而那个部分,是我曾经一度妄想踏入,并为之努力多年的彼岸。抵达它的人,却不是我。

我自然是不喜欢林一星的,哪怕我表面依旧云淡风轻的对她微笑,和她礼貌的打招呼。

其实在接受帮助她和司木白逃亡的那一刻开始,我曾经那份单纯如水的喜欢彻底变质了。我欺骗了司木峰的同时,也沦为了伤害司木白的罪魁祸首。

我把司木白送给我的唯一一份礼物——发卡,交给了赵航。那是司木白亲自设计的一款发卡,既然是由司木白设计的,必定不是普通的发卡。那枚看似可爱的发卡里,其实暗含玄机,装有拒搜式追踪仪。

所谓拒搜式,顾名思义,拒绝被任何干扰器搜索到,从而完成自己的追踪目的。

那枚发卡是司木白研发的首款拒搜式追踪仪,那天她无意中撞见他正在制作这枚发卡,于是顺理成章的,这枚发卡变成了她的囊中之物。

林一星真的是个蠢女人,毫无防备的接受了赵航的突然出现,毫无防备的佩戴了空降的发卡,如此说来,司木白会受伤,全都是败她的毫无防备所赐。

我不希望司木白带她走,但我更不希望看见那样的司木白——

明明早就看穿了我的计划,却依然将逃亡进行了下去,目的却是为了告诉我:无论我使多少的把戏,他从来爱的,都只有林一星一个。

我输了。不是输给林一星,是输给了自己。我变得这么坏,怎么配得上那么干净的少年?

我的感情再不纯洁,我也无法再理直气壮的向所有人宣布,我才是最适合司木白的女人。

我的梦想,破灭了。

我就像一只残烛,在最后的火光中以泪洗面。

我被司爷爷抓走了。和我一起被抓的还有司木峰。在我饱受摧残的时候司木峰被带走了。那是当然。司木峰是司爷爷的亲孙子,而我是一个连他孙子的心都握不稳的坏女人。我自然是受了罚,在我被反复暴打又反复被水浇醒的折磨下,我终于体会到了林一星的那声怒吼——那个死老头根本就是个没人性的**!

在我昏昏欲睡之际,我隐约看见赵航被带进了曾关锁司木峰的房间。

司爷爷在知道赵航父母为何人时,终究没能忍心再对赵航下杀手。赵航的命虽然留住了,但我知道,这样只会让他更加生不如死。

赵航在我的隔壁房间,我们的联系方式是司氏追踪技术程序秘密研究中心研发的软件,也是那款当初被l-uck盗窃的软件。

在我昏死之前我清楚的看见赵航发给我的一句话。

他说,如果世上真的有轮回一说,愿下一度的轮回后,我们还是同桌,但你的梦想不再是做司木白的妻子,而我的理想也不再是成为司氏的员工。

我好像笑了,又好像哭了。五味杂陈,多年来我一直无法切身体会的成语,在这一刻,除了它我竟再也找不出其他词来形容我。

那个明眸皓齿的少年永远属于我。他不是司木白,他是改变我一生的转折点,是一场我甘愿毕生沦陷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