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双凤戏春图
作者:有情无爱 更新:2019-09-24

宫少华的手来到了林冰儿的幽谷上轻柔地抚摸着,林冰儿经不住宫少华的挑逗,双手抱着宫少华的肩膀,林冰儿经不住宫少华的挑逗,双手抱着宫少华的肩膀,在宫少华怀中扭动着肢体摩擦宫少华的兄弟,口中不住的娇喘,语无伦次的说着:“少华……嗯…老公……冰儿……好难受……老公……嗯……别……别再逗……逗冰儿了……嗯……”

宫少华没有理林冰儿的求饶,依然在欣赏着她的身体,宫少华将手从幽谷中抽出,提到鼻子前闻了闻,证实了自己对那股香味的猜测,原来那香味是从林冰儿的**中散发出来的。宫少华将手放到林冰儿的鼻子前对她说道:“冰儿,闻闻看,这可是你身上的香味哦,好好闻。”

林冰儿也闻到了那股香味,再知道是从自己身体中散发出来了,更加刺激了她,张开满含春意的眼睛,看着让她无比难受、又非常快乐的我道:“少华,不要再逗冰儿了,好不好,我下面好难过……老公……”

看林冰儿实在是受不了了,宫少华也就不再挑逗她了,伸手拉开她的**,又在上面摸了几下,弄得林冰儿摇摆细腰躲避宫少华的大手。林冰儿在宫少华魔手侵袭下抖震扭动,喉头咿唔作声,小嘴却热烈反应着。

口舌在交汇,**在节节攀升,在宫少华把魔手伸向那向往已久的少女禁地,那高耸的双峰上时,林冰儿小嘴微张,轻轻呻吟起来。

**越来越热烈,宫少华在军忍不住,伸手就为林冰儿宽衣解带,林冰儿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束缚已经没有了,少女的矜持让她伸手想要推开宫少华,但浑身无力的她,哪推得动宫少华分毫,倒是她那欲拒还迎的媚样,刺激得宫少华欲火更是不断高涨,手底下加快速度。(翠微居小说)

林冰儿她羊脂白玉般毫无瑕疵的美丽**展露在宫少华眼前,宫少华咕嘟一声,狠狠吞下一大口口水,双手迫不及待的攀那对晶莹剔透的**,恣意抚弄,让它在宫少华手下,变换成各种形状。

林冰儿双眸紧闭,颊生桃红,艳光四射,浑身泛起迷人的粉红色,可爱动人至极点。

温柔地吻着她修美的粉项和晶莹得如珠似玉的小耳朵,还放肆地啜着她浑圆娇嫩的耳珠。林冰儿完全融化在宫少华的情挑上,檀口不住发出令人神摇魄荡、**蚀骨的娇吟,美丽的**下意识的向我挤压磨擦。

两人的热情似熔岩般由火山口流出来,烧焦了彼此身心内整片大地。

在忍受不,宫少华起身三两下就完成让衣服从自己身上完全转移的工作,雄躯紧压着林冰儿,双手抚住她滚烫的粉脸,逗弄着她问道:“我可以吗?”

林冰儿娇羞无限的半睁开那满是**的美目,含情脉脉的白了宫少华一眼,轻点头应了一声“恩!”再闭上美目,那诱人至极的模样令宫少华脑子轰的一震,不在逗弄她,抬起林冰儿的美臀,剑及屡及,强而有力的深深进入她的体内。

“啊!”在宫少华与林冰儿融为一体的瞬间,林冰儿尖叫了起来,美目沁出晶莹泪珠,十指在宫少华背后抓出道道红痕。

宫少华怜惜的弯身不动,轻吻着林冰儿的小嘴,凑到她耳边问道:“疼吗?”

林冰儿睁开兀自挂着泪珠的美目,深情无限的看着宫少华,点了点头,又马上摇摇头,道:“我没事,我好高兴,我终于是你的了!”

宫少华差点给心中的甜意淹死,重重的吻了下林冰儿,笑道:“我小宝贝的嘴真甜!”(翠微居小说)

林冰儿娇羞的横了宫少华一眼,藕臂环着宫少华脖子,把宫少华拉下,又送上香吻让宫少华品尝。

良久,林冰儿初时的疼痛渐消,起而代之的是阵阵麻痒,不禁扭动起腰恣来,宫少华知道是时候了,缓缓地动作起来。

慢慢,缓慢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剧烈,林冰儿发出如歌如泣,让人血脉愤张的呻吟,开始慢慢的迎合动了起来,但动作却又显得那么的生涩。

最后,两个年轻的躯体抵死缠绵,在高涨的**和阵阵蚀骨消魂的快感冲击下,林冰儿完全改变了往昔的畏缩羞怯,忘情呼叫,用尽所有力量,所有热情逢迎着宫少华,将**和灵魂一起献上。

林冰儿感受着体中鼓胀的感觉,享受着进进出出,带给她的快感,她第一次享受到男女之欢的快乐,已经不知道是经过多次**,还是一直在**中没有下来。

“冰儿,我要来了……”宫少华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再大力的抽动几下,最后一次用力的插入,整个插了进去,顶开花心深入到林冰儿的子宫中,让林冰儿充分感觉到那份冲击力和热度,将她推向了最高的高峰。

“唔噢……老公……啊……少华哥哥……啊啊啊……”林冰儿忘情的大叫着,享受着无尽的快乐,良久,宫少华从**中醒来,抱着还在颤抖的林冰儿,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身体,回味着她给自己的快乐。

“冰儿,快乐吗?”宫少华深情的在林冰儿的耳边问道。

林冰儿软绵绵的答道:“老公……好……好美……冰儿……好快乐!”

“你会永远享受到这份快乐的。”宫少华深情的说道,说完紧紧的抱着她,回味着刚才的激情。

当林冰儿从激情中醒来,感到宫少华的东西还在她体内,既害羞又高兴,玉手在宫少华背上抚摸着,心里想着:“太好了,终于成为你的人了,宫少华,你也是我的了,好高兴。”

“少华……老公!”林冰儿轻声叫道,宫少华调笑她说道:“嗯……还要吗?呵呵……”

“讨厌啦,臭老公,刚刚弄得我好疼,不要了,不来了。”林冰儿羞涩的嗔怪道。

“哦?这样就不要老公了?”宫少华坏坏的问道:“那好吧,我起来。”

“不要。”林冰儿连忙抱紧宫少华:“不要走……嗯……”盘在宫少华腰上的**也用力夹住宫少华,让宫少华刚刚动了一点的兄弟又插了回去,挺的她又是一阵颤抖。

“呵呵,那是叫我干什么?”宫少华对林冰儿这紧张的样子喜爱极了。林冰儿被宫少华说的脸更红了一个劲的往宫少华怀里扎,欧阳倩看到林冰儿这个样子也笑的不得了,而宫少华则被林冰儿的动作搞得欲火上升,下面火热地顶在她的体内。

“老公,你还这么坚挺啊,我实在不能陪你了,让倩姐陪你吧。”林冰儿感受到宫少华的火热,知道宫少华还没有满足,只得打消了搂着宫少华睡觉的念头。宫少华笑着亲了她一下,拔出仍旧坚挺的火热,看着粉脸羞红的欧阳倩说道:“倩倩,这次你在上边。”说着就躺了下去,林冰儿听宫少华说让欧阳倩在上边,不由瞪大了眼睛,初经人事的少女,哪里懂这些。

欧阳倩等宫少华躺好后,在林冰儿的注视下,满脸羞红地抬脚慢慢的跨蹲在宫少华的腰际,她一手扶着宫少华的火热,一手微微橕张开自己粉嫩的**,将宫少华的**对着自己的**口,然后慢慢的坐了下去:“嗯……老公……喔……你的**好粗喔……嗯……插的倩倩……好充实喔……”

宫少华感受到欧阳倩体内的火热,于是是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慢慢插入欧阳倩迷人的地方,这种视觉与触觉的双重刺激,让宫少华血脉喷张,突然之间,欧阳倩一口气坐了下去,将宫少华的整根全插进自己的身体里。

欧阳倩自从和宫少华有了鱼水之欢后,更放得开了,什么淫词浪语都出来了。让一旁的林冰儿都羞得满脸通红,简直不相信眼前的欧阳倩会是她的老师。

“啊……好充实啊,好美,好舒服啊,全身都酥了,啊……老公,再插深一点,啊……”听到欧阳倩淫语,宫少华也配合地抬起屁股,欧阳倩的双手压着宫少华厚实的胸膛,每次抬腰后都重重的坐到最底,让宫少华威猛的兄弟能干到最深。

看着欧阳倩的脸上浮现出令人怜爱的淫猥表情,让宫少华的兄弟又增加硬度,宫少华兴奋的扶着欧阳倩的细腰,配合的轻轻挺腰,不断的顶在欧阳倩身体里那奇怪的柔软突出物。

由身体里面传来阵阵的快感,让欧阳倩娜燃烧了起来,她疯狂地摆腰,脸上更浮出陶醉的笑容,床单被带出来的**给浸湿了一大片,同时因为欧阳倩的下面,积聚了大量的**,也发出了「噗滋」、「噗滋」的美妙声音。

宫少华抬头看着迷着春情荡漾的双眼、秀发散乱的飞舞着的欧阳倩,欧阳倩的额头冒出一粒粒豆大的香汗,激烈的摇摆更让她胸前那对丰满的**,上下剧烈的摇晃着。

“喔……好爽……老公……啊……倩倩美死了……啊……老公……你太强了……啊……”欧阳倩急促的喘着气,香舌不时的舔着上唇,丰满的**更随着身体上下乱摇,吸引着宫少华的目光,让我忍不住的一把抓住她摆动的**,随着上下的节奏用力的捏着。

欧阳倩被宫少华干的香汗淋漓,套弄的节奏越来越快,雪白的臀部一阵阵悸动,宫少华知道这是欧阳倩**的前兆,于是更是卖力的往上顶。

欧阳倩禁不起宫少华的猛顶,身体不禁的一阵颤动,喷出一股股滚烫的**,灼热的**全部淋在宫少华的兄弟上面,受刺激的宫少华,也将浓烈的精液,全数射出……

达到**后的欧阳倩,精疲力尽的趴在宫少华的身上喘着气,宫少华伸手将林冰儿也搂入怀中,紧紧地拥着二人,搂着她们一起进入梦乡。

第二天,是元旦,学院都放假了,早晨,宫少华从幽幽的沉睡中醒来,俯头看了看怀里的两女那如海棠春睡般的娇靥,幸福满足的感觉在心里蔓延开来。

小心的把两女的藕臂莲腿至我身上移开,宫少华慢慢坐起身来,忽感一阵腰酸,看来这齐人之福也不是这么好享啊!

宫少华动作很轻,但还是把林冰儿惊醒过来,见宫少华坐在床头,她也爬起身来,把娇美无限的上半身呈现在宫少华眼前,看得宫少华眼珠都快掉出来。

注意到宫少华紧盯着她的胸前,林冰儿畅这时才记起自己仍是**着身子,立时羞得连耳根的红了起来,双手急忙掩住上身,环目四顾找寻着她的衣服。

宫少华摇头苦笑,这林冰儿都已经跟自己有了最亲密的关系了,却还害羞让自己看她的身子,见她那可爱的模样,宫少华把床头的衣服拿在手道:“你是不是在找这个啊?”

林冰儿一看,那正是她的睡衣,连忙扑过来想抢过衣服,却被宫少华一把抱住,双手在她光滑如玉的娇躯上,继续未完成且永远不想完成的寻幽探秘的大业起来。

林冰儿不依,水蛇般的娇躯在宫少华怀里扭动不已。

虽然宫少华现在是腰酸背痛,但还是被林冰儿刺激起最原始的**,下身高高挺起,林冰儿立时感觉到宫少华的冲动,骇然求饶道:“老公!不要,我再承受不起了!”

看着昨晚才破身,在经不起鞑伐的林冰儿,宫少华爱怜的吻了吻的她的玉脸,轻搂着她,抚摸着她那头柔软的长林冰儿如只小猫般柔顺的俯在宫少华怀里,脸带微笑的听着宫少华说着永远都听不腻的情话,说到情动处,还不时送上香吻,但她终是害羞,虽然拿不到自己的衣服,却是把薄毯卷起,至胸部以下全给遮住,宫少华自然是抗议不已,可林冰儿说什么都不肯拿下,没法,也只能由得她,但这薄毯可阻止不了宫少华那一双手,不停的在毯下肆虐作怪。(翠微居小说)

“嘤咛”一声,身旁的欧阳倩幽幽醒了过来,那睡眼惺忪的媚态,让宫少华看得一呆,欧阳倩风情无限的横了宫少华一眼。

宫少华向她张开一边手,欧阳倩立时扑入宫少华另边怀里,看者两具绝美的玉体横沉怀里,宫少华感到从所未有的满足,心里有着千言万语,却只化为了一句:“我爱你们!”

两女齐抬起秀丽娇靥,深情无限的看着宫少华说道:“我们也爱你!”在宫少华左右脸颊各香了一口。

心里像打翻了蜜罐,甜入心扉,与两女来了记长吻。林冰儿想起身,但当看到床上的落红时,不由又害羞起来,用被子盖上落红处,不让别人看到。

宫少华起身穿衣,欧阳倩见宫少华穿衣,也捡起床边的衣服穿上,欧阳倩也爬往宫少华身后,想拿过衣服,却又给宫少华我一把捉住,哂道:“我的乖冰儿,你就不要穿了,这样才好看!”

欧阳倩也在旁帮腔道:“是啊,冰儿你就不要穿了,你现在这个模样看得姐姐都心动不已!”说完格格笑起。

林冰儿大羞不已,见宫少华和欧阳倩都穿上衣服,只有她还光着身子,这让她感到极难为情,奋力想要挣脱宫少华怀抱,可怎都挣不开,急得都快哭出来,对着宫少华是又拧又咬。

宫少华哈哈大笑,最终不忍见林冰儿如此窘迫,拿起身后的衣服道:“好了好了,衣服给你,但要老公我帮你穿上才行!”

林冰儿羞极不肯,宫少华笑道:“不愿意那就不给穿了!”

见宫少华如此逗她,,林冰儿固然是娇羞不已,但最后还是只得妥协。

掀开棉被,林冰儿那浑然天成的玉体再次展现在宫少华眼前,看得宫少华是两眼放光,差点就想要打消给她穿衣的念头。

为林冰儿的穿上衣服,间中宫少华自是大姿手足,搓足油水,直弄得林冰儿俏脸飞红,娇喘连连情动不已时。

做好早饭,宫少华搂着林冰儿,与欧阳倩共进了浪漫无比的早餐。

林冰儿刚由宫少华的女友变成宫少华的女人,自是体贴至极,不时的夹菜喂宫少华,一付贤惠妻子的模样,欧阳倩胆大,衔着菜以嘴度过来了,让宫少华享尽艳福。

饭后,三人在谈笑了会,宫少华打了个电话给其他二女。说好晚上给几女来聚会互相认识一下。

电话过后,欧阳倩起身说道:“我们先去洗个澡,然后再出去,刚才与你那一阵乱搞,弄得人家一身臭汗,怪不舒服的!”

宫少华嘻嘻一笑,搂过她的纤腰,凑过鼻子在欧阳倩身上一阵乱嗅,说刀:“哪臭啊!香得很啊!”

“死相!”欧阳倩挣开宫少华,走过来拉起林冰儿道:“冰儿,我们一起吧!别理那坏蛋!”

林冰儿笑着点点头,站起身来,忽地柳眉一蹙,轻吟一声,又坐倒在床上,宫少华连忙走过去搂着她,关切的问她怎么了。

林冰儿俏脸飞起两朵红云,嗔道:“都是你!”

“我……?”宫少华一阵不摸不着头脑,但觉得这情景好像在哪见过,看了眼身旁的欧阳倩,她见我望来,忽地满脸通红,宫少华蓦地脑筋一转,知道这情景在哪见过了,坏笑道:“是我不好,都怪我内力太过深厚,一个不小心就把我的小宝贝弄成了内伤!”

林冰儿羞得无地自容,紧咬下唇,小手狠狠虐待宫少华肋下软肉,直痛得宫少华龇牙咧嘴,而欧阳倩则在旁拍手直笑,三分幸灾乐祸,七分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