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作者:梁羽生 更新:2019-09-24

莲莱魔女冷笑道:“你想激我饶了你吗?哼,你若是普通的江湖人物跑来寻仇觅怨,我是不会打落水狗的。但你可是蒙古国师的身份,我要饶你,我山寨里的人也不会答应。”

“不过,”蓬莱魔女继续说道:“看在你已经接连斗了两场,我也不能占你便宜,必须要你死而无怨。这样吧!只要你接得我的三招,接得了我便让你下山。看来你的功力只剩下一半,那么我也就只用一柄拂尘。”

龙象法王听了这话。又惊又喜。惊的是蓬莱魔女的眼力如此厉害,一看就看出他的功力深浅如何。

不过龙象法王虽然心内吃惊,却也有意外之喜。喜的是蓬莱魔女如此托大,居然答应只用—柄拂尘来对付他,而且还是只限三招。

龙象法王心里想道:“我的功力虽然只剩一半,但你倘非尘剑兼施,不信接不了你的三招。”蓬莱魔女有言在先,只要他接得了三招,就可以任由他扬长面去了。

原来蓬莱魔女以三十六路天罡尘法和七十二路柔云剑法驰誉武林,本来拂尘主柔,长剑主刚,但她同时使用这两种兵器,却非但可以刚柔兼济,而且可以刚柔互易,—柄柔软的拂尘,也可以运用上刚强的内力。是以她平时对付强敌,尘剑兼施,当真可以说是出道以来,罕逢对手。如今只用一柄拂尘,就等于缚了一只手和龙象法王拼斗,威力自必要减了一半了。

龙象法王吸了口气,立稳门户,说道:“好,就照你划出的道儿。你是一寨之主,可不能反悔!”

蓬莱魔女冷笑道:“我言出如山,你是死是生,就全凭你自己的本领了。小心接招吧,第一招来了!”

只见蓬莱魔女拂尘一抖,尘尾散开,千丝万缕的罩将下来。龙象法王早有准备,脱下披肩,挡她拂尘。这披肩虽然不及袈裟好使,但经过他的玄功默运,却也无殊一面盾牌。而且披肩较小,内力更易凝聚,在防守上可比袈裟还要有用。

两条人影,倏合即分,只听得一阵爆豆似的声响,龙象法王倒退三步,低头看时,只见他那件披肩,已是被尘丝刺成“千疮百孔”。蓬莱魔女的拂尘散开,每一根尘丝竟等于是一根利针。

龙象法王大吃一惊,心里想道:“这魔女的天罡尘法,果然名不虚传!”披肩百孔千疮已是不能复用。龙象法王拼着豁了性命,不待她第二招来到,便即抢先发招,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接着呼的一掌便劈过去。他用上了邪派的“天魔解体大法”,口喷鲜血,功力却是陡增一倍,所发的“龙象功”仍然达到了最高的境界——第九重的功力。

蓬莱魔女喝道:“来得好!”拂尘疑成一束,当作判官笔用。直挥过去。只听得“当”的一声,拂尘和龙象法王的掌心碰个正着,如击金石!

龙象法王大吼一声,一个鹞子翻身,倒纵出三丈开外。原来他的龙象功已经给蓬莱魔女破了,蓬莱魔女的拂尘,刺穿了他掌心的“劳宫穴”。

蓬莱魔女喝道:“还有一招未接,就想跑么?”

喝声中只见蓬莱魔女翩如飞鸟,倏地从龙象法王头顶掠过。拂尘一指,龙象法王一声惨叫,眼孔流血,身形晃了一晃,叫道:“三招已毕,你可不能再与我为难了。”

蓬莱魔女是在他距离三丈之外扬起拂尘的,拂尘并未打到他的身上,众人却是大为奇怪。

车卫赞道:“柳女侠的独门暗器当真是武林一绝,这秃驴纵然逃得性命,也要变成废人了。”原来蓬莱魔女那拂尘一指,两根尘丝飞出,就像利针般刺瞎了龙象法王的双眼。

车淇连呼“痛快”,但却说道:“不过给这贼秃逃了性命,也还是便宜他了。”

龙象法王掩面飞奔,忽听得一阵狂笑,响遏行云,令他心头大震,龙象法王连忙叫道:“柳女侠,你的话可得算数!”蓬莱魔女叫道:“谷涵,别拦阻他,让他下山!”只见一个中年书生走上山来,原来是蓬莱魔女的丈夫“笑傲乾坤”华谷涵已从大都回来。

龙象法王跑了几步,忽地一个踉跄,一跤摔在地上,七窍流血而亡。笑傲乾坤笑道:“他是自己吓死的,可不关我的事。”原来龙象法王正受了内伤,骤闻笑傲乾坤的笑声,心头一震,真气登时涣散,如何还能保性命。

笑傲乾坤道:“完颜长之已给我们除掉了,你知道么?”蓬莱魔女说道:“我已听得璞儿说了。详情慢慢你再告诉我,现在咱们先去看看任老先生。”

笑傲乾坤道:“对,这次任老先生没有助纣为虐,还给我们暗通消息我们是该原谅他了。”原来任天吾在逃出大都之前,曾托虎威镖局的孟老镖头向群豪暗通消息,虽然他所通报的消息。武林天骄和笑傲乾坤等人早已知道,也还是感激他的。

任天吾此时已是气若游丝,山寨众人亦已陆续赶到。任天吾一手紧握女儿,一手紧握李中柱,脸上挂着笑容,说道:“我一生之中,最欢喜就是此刻。你们能够原谅我,我、我死也瞑目了。唯一的憾事,只是不能看见你们成亲!”任红绡哭道:“爹爹!”任天吾已是死了。

蓬莱魔女说道:“红绡,你也不要太伤心了,你爹爹是死得其所,你应该听他的话,为他庆幸呀!”

韩佩瑛上前和奚玉瑾相见,蓬莱魔女微笑道:“佩瑛,这位赵大哥你未见过,他是玉瑾的未婚夫婿呢!”韩佩瑛大喜道:“玉瑾姐姐,恭喜你啦!”

金刀雷飙拈须笑道:“今天是元宵佳节,你们年轻人也都是成双成对的在一起,人月同圆,可真是不负团圆佳节了。”正是:

历尽风波同聚首,人间天上庆团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