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筹码
作者:南王殿下 更新:2019-09-24

这一刻,秦悦走下玲珑广场的zhōng yāng。

远处的黑禁卫们蓄势待发,其身上白sè的星辰光芒闪烁,那经过风吹雨淋后,显得特别洁净,甚至就像是白骨一般。

白骨星辰之力,是万种星辰之力里,最为噬人的,不死不休,正是死士般的气息,若是彻底爆发出来,甚至高他们一生界的修士也只能避而远之。

无数人屏住了呼吸,期待看着秦悦走投无路的样子。

深知秦王府大夫人xìng格的他们,已经知道,秦悦是触怒了她心里的禁区。

以黑禁卫的包围,只怕就是小型家族,也难逃此劫。

秦悦深吸一口气,感知着静默中强大的压力,然后慢慢地向那炼药师神会所在的贵宾阁走去。

“他竟然妄想和炼药师神会套交情?”有人暗暗地想。

“也是,只有炼药师神会能和秦王府抗衡,其背景深厚,在楚城是唯一的中立所在。只是,炼药师神会实力隐秘,最关键的是,他们不买任何人的账,这个青冥三生界的家伙不是自讨苦吃吗?”

“无数人都在炼药师神会里碰了钉子,他以为他能例外?而且他现在和秦王府已经是对立……”

炼药师神会的神主萧正风看着秦悦一步步走近,摇了摇头,心想:炼药师公会虽然能和秦王府对抗,可却不是任何人能驱动的。哪怕眼前这人是一个炼药师,哪怕把四千金币交给自己,炼药师神会也不会出去当这把枪的。

炼药师神会以“海”为尊,他们把炼药过程称为是在海上永无止境的航行,不分白昼和黑夜,他们地位的尊崇是通过rì以继夜的无数炼药堆积而出的,没有万一。而在这些炼药师的眼里,只有炼药、药方、药物能吸引他们。

秦悦走到萧正风的面前。这一刻,秦悦忽然感觉到对方的身上有一种凛然正气的气息,甚至逼迫自己无法呼吸的感觉,就好像自己要和他说话,可是却被一种强大的力量给压伤了身体,让他出不了口。

“这是什么感觉?甚至比起那万魂尊者的气息还要强大?眼前这人实在是深不可测……”秦悦忽然心神都胀痛了。

“自己最坏的都算是,想着把那最简单版的药方做为交易,可是看现在这个样子,未必能打动得了对方……”秦悦心下苦笑着,拼命思考着怎么去改变眼前的处境。

萧正风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那是凛然于天地之外,唯我独尊的意思,对于他来说,别人越是用利润来打动自己,自己越是不可屈服,而眼前这人,连自己的一点压力都承受不住了……

便在这时,秦王府大夫人缓缓地说着:“秦王爷最近刚得了一本青冥低品药方风绝丹,正想和炼药师神会沟通一二……”

她的声音虽然很慢,却有一种霸道之气,传遍了玲珑广场每个角落。

听到这里,所有人的眉头都重重一跳。任何药方在楼兰古陆上都十分珍贵,远超出同级别的功法,而且最关键的是,萧正风修炼的风系炼药之术,若是得到风绝丹,显然更有补益,绝对是一方大礼了。

“看来这秦王府大夫人实在是太狠了,为了秦王府的面子,甚至下此血本,同时又能借此和炼药师神会结交……”想到若是两者结合,只怕秦王府则会更加肆无忌惮,顿时所有人面sè大变,不少人对着秦王府大夫人的目光里更是带上了深深的忌惮和愤怒之意。

“这样的一方大礼,只怕很难拒绝吧?”有些人暗暗心头炙热。

听到那风绝丹的时候,萧正风身体如同触电般地一动!

这一年来,他修炼药师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无论如何都无法突破,甚至试遍了各种药方炼制都无济于事,而离师尊的考核只有最后一个月了,若是突破不了,也许他从此就无法通过师门的测验,只能当一个楚城的炼药师神会会长,了却此生了……这风绝丹,说不定就是一个契机。

“是自己的风骨重要,心里的唯我正气重要……还是能有机会突破到银冥炼药师,继承师父的传承重要?”

这一刻,他目光一闪,向那秦王府大夫人凝视而去,心下已经有了决断。

然后,他忽然听到眼前的蒙面少年说:“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

萧正风内心冷冷一笑:楼兰古陆以武为本,若是人人吟风花雪月之诗,哪怕都饿死了。这蒙面少年来历不明,竟然还有空吟词,简直是不可理喻……

“再说,所谓的像大鹏一般乘九万里风高飞,风不要停止地吹……等等!”萧正风正随意地想着,忽然面sè大变,想到了什么一般,目光死死地盯在秦悦的脸上。

萧正风看到了在蒙面之中,那少年的那一双眼睛里带着坚定之意,映shè在他的内心上。

两人对视,时间甚至在此刻凝固。

“这少年并不是随口说说的!”萧正风只觉得自己的体内有一种气息一阵变动,感觉到词里藏着深意。

“不……不可能,我修炼到这个地步,可谓是受了无数的艰难,见了无数大风大浪,怎么可能因为别人不经意的话,引动了自身的星辰修炼瓶颈?”

就在萧正风内心震惊的时候,眼前的秦悦却又是说了一句:“蓬舟吹取三山去。”

这一下,萧正风只觉得心头一胀,忽然间,自己体内的风穴、休穴都一起跳动着,然后贯穿到体内的三大神山,更引出一种zì yóu自在的气息。

““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这三句词是zì yóu自在的意思!炼药时心由药生,zì yóu自在,风穴、休穴用来控自在之火……”

顿时,他苦守一年的医经的心神忽然变得融会贯通,只一下,忽然进入了全新的境界。

苦守心中一年来最大的谜团,青冥炼药师技法想要突破到银品炼药师的最大关键之处,豁然开朗!

但若非萧正风无与伦比的炼药天赋,以及多年来的积累,他绝对无法领会其中的意思。

此刻萧正风有一种地想要马上去炼药的冲动。

“是巧合吗?”萧正风回身,凝视着眼前的这个黑袍少年,甚至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一个青冥三生界的修为者,看破了他的心境,还帮他解开了修炼之迷?

一定是巧合!

但这少年凭空而说的,却是哪怕连他师父也未曾交代过的!这在楼兰古陆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词句。

强烈的反差,在他内心闪烁过无数个念头。

“萧正风啊萧正风,你修炼的风系,但更多的是秉承师父的天地正气!”萧正风暗暗自语着,然后做了决定,远远地对那秦王府大夫人说:“好厚重的礼,不过炼药师神会向来自主,所以也会择rì为王府奉上青品中阶的寒冰之术,礼尚往来,还请笑纳。今rì,萧某有一事想和这位朋友商讨一二,不知道秦夫人是否卖萧某一个面子?”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

要知道寒冰之术拥有群攻的效果,攻击范围之广,在青冥中品功法里,名列前茅,这份厚礼,也实在不轻。显然,这萧正风竟然还在维护那蒙面少年。

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没听到秦悦所说的那几句话,可是莫名其妙地,萧正风竟然直接改变了态度。

难道是萧正风临时动了爱才之心?那这少年真的是走了天大的运气了……

秦王府大夫人沉吟着,目光里却闪出了白骨之光:若是就此退缩了,秦王府面子何存?

她还没有发言,未置可否,可是萧正风却已经身体一转,把秦悦单手抓起,身体一转,向外飞去。

而那黑禁卫,甚至只觉得一种风系力量而来,自己想要去对抗时,只觉得那风来无影,竟然无隙可乘,只一下,萧正风就已经和他们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