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韶光不易抛
作者:尔维华 更新:2019-09-24

  ?天启二年。二月,山东地震,受殃平民不知凡几,又逢朝廷腐败,灾款克扣、援救不力,百姓流离失所,乡道饿殍满地;八月,山东突起一支起义军,打着“白莲教”的旗号发起动乱,攻战了数座城池。《》?晋江原创网?@ ?“白莲教……”《》?晋江原创网?@ ?远在哈密等卫的东方不败,偶然听到过往商客谈论起起义事时,已是这年底十二月了。 ?《》?晋江原创网?@ ?黄裳自是也没错过那几人的闲话,望着神情凝重的东方不败,轻声问:“前次曲非烟传信中,可曾提过起义一事?”《》?晋江原创网?@ ?东方不败摇头,遂是低喝了声:“愚蠢!”。9f《》?晋江原创网?@ ?黄裳则是若有所思,道:“听适才他们的话,有可能那徐鸿儒只是利用了白莲教的名义罢!”现时他们人不在中原,消息不灵通,他也只能大体推测一些事情。 《》?晋江原创网?@ ?“我们回去看一看?”稍刻后,黄裳提议。。4b《》?晋江原创网?@ ?东方不败不语,只沉默地点了点头,眉头还是微蹙起。黄裳见了,伸手替他抚平,道:“东方不必太担忧。”《》?晋江原创网?@ ?东方不败摇头,微叹:“我早已离教……也是不想插手教务,曲非烟是个聪明人。”因而他才觉得更蹊跷。《》?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当年曲非烟接掌日月神教时,正逢朝廷日渐腐朽、中土开始动荡不安,又有女真部频频骚动,彼时盛名一时的五岳派早已失了气势,日月神教江湖独大,便成了某些权势之人的目标。 ?虽说朝廷江湖互不干涉,日月神教高手如云,更是不惧被刻意打压,但说到底,一个门派真若对上了皇权,下场避免不了惨淡。《》?晋江原创网?@ ?如此乱世,环境险恶,曲非烟便有心想让日月神教脱离众人视线,听了黄裳的一些建议,又得到东方不败没有反对的态度后,便故施疑阵,弄了些迷局,逐渐地将神教势力由招摇转为潜隐。 ?《》?晋江原创网?@ ?随即,江湖上新起了一个“白莲教”,其教众寻常行事隐秘,便鲜少有人留心到这个教派的扩张;曲非烟又担心“白莲教”发展过快,成为第二个引人瞩目的日月神教,便是以各色各样的称谓在各地设下分支教派。《》?晋江原创网?@ ?“山东一支应为‘闻香教’,”东方不败拧眉,“那里离辽东太近,神教并没有注重那边。” ?黄裳颔首。如此,这回有人以白莲教名义发动起义,倒是说得过去。随后便微有慨惋,这大明王朝,便再是腐朽,又岂是那点起义军能够轻易抗衡得了的? 《》?晋江原创网?@ ?二人打定主意要回去,便是结识一支商队,再度越过沙漠,直朝中土而去。一路赶得不算很急,等他们抵达了河南,“白莲教起义”已是被朝廷镇压下去,徐鸿儒与万名起义军皆被屠杀。 ?“那些起义军虽说是教众,但多是徐鸿儒入教后,自己招揽的人马。”曲非烟对东方不败二人将事件起因经过与结果一一说明,“此次起事,除了个别与徐鸿儒交好的长老,我总坛一直没有参与其中。”《》?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事已至此,东方不败自然也不再多问,便是看向黄裳。黄裳当即了然,这人是不想继续再待此地了。《》?晋江原创网?@ ?曲非烟也看到二人的眼神互动,便是问道:“二位叔叔,这就要走了吗?”语气里,有些不舍之意,“叔叔们成年东奔西走的,总归是辛苦了点,不如就留在教中歇息些时日罢!” ?说这话时,曲非烟除了出于一点难舍的心情,主要是因为考虑到这二位的……年纪。虽然看上去,这二人的面相也就是中年的模样,但其实,黄裳已近耳顺之年,东方不败更是快要七十岁了。 ?让这两位高龄人再去照着甚么坤舆万国图行走,曲非烟免不了有一点担心。 ?《》?晋江原创网?@ ?黄裳见东方不败懒得再开口,就笑着接过话:“不了,我们想早点回黑木崖看看。” ?日月神教改头换面前,总坛曾遭遇过一次朝廷不大不小的规模围剿。变成白莲教后,总坛没几年后就迁到南方去了,说来黑木崖,如今算是空了。但东方不败在黑木崖上待了那些年,如今多年未回,自然也有一丝挂念。《》?晋江原创网?@ ?曲非烟忙道:“那我陪叔叔们一起……”《》?晋江原创网?@ ?“不必。”东方不败出声打断她的提议。《》?晋江原创网?@ ?见二人都是坚持之色,曲非烟也不好再把话说明,遂说:“黑木崖上我一直留了些教众看守,两位叔叔过去居住,也不会太麻烦的。”《》?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没再多说几句,黄裳与东方不败就离开了这里的白莲教分坛,便回到下榻之处。前些日风尘仆仆地赶路,东方不败只觉几日没能安生地洗浴,浑身都有些不舒适。一回房间,就吩咐人准备热水。 ?黄裳笑看着这人嫌恶的样子,略微摇头,把人揽进怀中,抵在他颈脖处闻了闻,便叹道:“夫人身上香的很,不必这般焦虑。”《》?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东方不败拍开困住自己身体的双臂,轻斥:“裳弟总爱逗弄我。”言罢,他乜斜着眼,道,“这么大年纪了,还老不正经,也不知羞。”《》?晋江原创网?@ ?东方不败说的是戏言。但黄裳听这话,一想到自己本身都不知是多少岁数了,难得是老脸微臊,却很快恢复了淡定,道:“再大的岁数,夫人还是我的夫人,再是亲密又有甚么关系!” ?闻言,东方不败也懒得与他辩驳,只笑着睨了他一眼。他年岁渐长,又总被黄裳呵护宠爱,如今的脾性已然多是柔软了。《》?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黄裳注视着东方不败的笑眸,尽管因为练的武**,让对方看不出老态,但他眼角的皱纹、有些松弛的皮肤,都暗喻了岁月在这人身上悄然留下的痕迹。 想到曲非烟潜藏的挂忧,黄裳哪能不明白对方的顾虑,不免是有些感慨。手指便在他神游之间,不自觉地抚上了东方不败的眼角。《》?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东方不败没再推开这人的抚-摸,凝望着黄裳温柔的眉眼,轻道:“裳弟,等在黑木崖住一段时日,我们就回天山,往后也不必再来中原了。”《》?晋江原创网?@ ?神教也好,江湖也罢,在这个乱世时,都只能隐忍起气势。而他,已经不年轻了,尘世的浮华不足以再让他贪恋,如今只想在安静舒适的幽谷内,与眼前人日日相守。 这往后的日子,是过完一天就少一天了,或许…… 好在葵花宝典极为精妙,竟有养颜抗老之**效,他又随着黄裳练习了一些奇特的武**,都是秉承天道深蕴,能突破人寿之极、年岁之限。虽不企永生,但求得长寿,能与身边人一直比肩同行,是他现今唯一的想望。《》?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到了这个年岁,东方不败才能深刻地体悟到天命之无奈了。 “都听夫人的。”黄裳柔声地答着这人的话语。 东方不败欣然笑开。“都听夫人的”,这句话是他们在一起后,黄裳最常说的一句……虽然很多时候,明明都是这人做的决定。《》?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两人说话间,房门被叩响,外面人说着热水都备好了。 “裳弟,我们一起洗吧?”东方不败提议道,“你替我按摩。” 黄裳自然还是没有异议,微笑着点头。《》?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室内水雾缭绕。《》?晋江原创网?@ ?“夫人,可觉得舒服了?”《》?晋江原创网?@ ?东方不败未答话,身体在热水里泡得久了,又被人仔细地推拿按摩了一番,只觉酥-软颓力、困倦瞌睡,便是干脆地往后靠上黄裳的胸膛,嘴里还无意识地哼了几声。 见他这模样,黄裳习惯性地伸出右手拇指与食指,在其鼻尖轻捻了下:“倦了?先睡会吧?”得来的依然是东方不败一声慵懒的轻哼。《》?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便是起身收拾好自己,黄裳拿起一件宽大而厚实的袍子直接将昏昏欲睡的人裹得严严实实,抱进了内隔间,动作小心地将人安置到床榻上。《》?晋江原创网?@ ?“一起睡……”东方不败拽着他的手,含糊地开口。 黄裳失笑,道:“好。”虽然还是下午,但就算只是抱着人,甚么都不做,于他也是一件怡然安适的事情。《》?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东方不败枕在黄裳的臂弯,不久就沉入香甜的睡梦中。 黄裳并没有睡意,空余出的一只手,一直温柔地抚弄着怀中人的发丝。他凝视着东方不败的睡颜,忽地将嘴凑过去,在这人脸颊上亲了亲。《》?晋江原创网?@ ?这张容颜,他已是迷恋了三十年,如今却在岁月的流逝中,日渐老去,终会青春不复、美丽无存,然,即便如此,他还是企望能够再看上三十年…… 永世无憾。《》?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1 

0 

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