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作者:雾灯花 更新:2019-09-24

“这原本就是我的事,我想去弄清楚那也是理所当然的。”那个潘子钰他不想见她,那也得见,谁她拦不了。

封逸辰瞪了她许久,就在她正要迈步而去时,他脱口而出,将之前问潘子钰的事都说了,最后还说:“其实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江城,借用你来搭桥前来见我!”

“那他有没有说是他把郭宏宇救走?”

“那他倒没说!件”

夏颖苏若有所思低垂眼帘,眼瞳微光闪过,又是幽幽地一沉,顿了一会,她才抬眸注视封逸辰,他看着她晶莹明亮充满了睿光的眼瞳,那仿佛会说话似的,不由胸口底下的心脏渐渐紊乱,快到他无法控制。

只见她说:“其实潘子钰好歹是明着,而救走郭宏宇的那个人是在暗处,我们连他是谁都不知道,那要是万一他想对我们做什么,那我们不是只有挨揍的份吗?”

继续沉思的她又说:“而且郭宏宇手上的兵符去哪了?你要是不找到,万一落在皇上手里,那是对你不利,这原本是你的事,你该好好调查此事!”

如同黑玛瑙般深黑的眼瞳泛着冰冷的清辉,只见微微一敛,似乎心底有了别的想法,不过他倒是没说,封逸辰轻轻噙着笑弧,眉宇微微扬起,玩世不恭斜睨她,语气也轻

挑:“该说你是在担心我?龊”

她眼眸眨了几下,随即嘴角勾起了漫不经心的浅笑,像是在讽刺又像是在自嘲,“我有什么好担心你的,虽说你是接了郭宏宇的将士,可私下还有不少不为人知的东西,这个就需要兵符,而你最近老往跑,朝中又无什么大事,你敢说你不是在找兵符吗?”

“难道夏家私盐一事对你来说都不是什么大事吗?”她就这么肯定他不是为了别的事?戏谑的心思顿起,便故意拿夏家的事来说。

她看着他目光里泛着惊心动魄的妖魅,粉红好看的唇继续盛开着美丽而溢满讽刺的弧线,风轻云淡道:“应该说夏家不管什么对你我来说都不是什么抓痒痒的事。”

竟然问不到她想知道的事,那么她继续留下来也是无事于补,还不如早早回去睡个美容觉!

四月的杏花随风飘落,恍若雪花般惊美动魄,明亮耀眼的阳光穿过杏花筛落地面。

夏颖苏一大早便起身,伫立院子的她微仰着首,每一次深呼吸鼻端间都伴随着杏花香!

凌香若有所思前来,她看见孙嬷嬷就在夏颖苏身后,面露迟疑,顿了许久,夏颖苏回首看了她一眼,目光迅速落在凌香袖子里,继而问:“你是不是有东西要给我?”

“是!”凌香抿了抿嘴,然后又看了看孙嬷嬷。

“给我吧!”夏颖苏嫣然一笑,朝她伸手,她是故意忽视身边的孙嬷嬷。

凌香点了一下头,然后把藏在袖子里的信给了她。

接过后,她转过背对着孙嬷嬷,夏颖苏眼帘微垂,眼底撩过精光,孙嬷嬷嘴巴上说是她的人,可心里的主子仍然是封逸辰!

所以信上内心她当然是对孙嬷嬷要有所保留!

然而,当她目光扫落信上时,她眸光一凝,渐渐冰冷,若有所思之后,她敛起信在手心,身后的孙嬷嬷面上看起来与平时无不同,但心里却是暗暗着急,如果要是王爷问起来这信上的内容究竟是什么,她要是回答不出来,那下场可想而知,于是她终于按捺不住追问:“王妃,这信是谁写来的?”

夏颖苏一听她试探的语气,她转身,嘴角温婉的笑弧,“孙嬷嬷,本宫突然想要喝茶与吃点心,不如你到厨房去看看,帮本宫做点来吧!”

闻言,孙嬷嬷一怔,很快她就知道夏颖苏是在堤防她,所以才要她支开,她眼底一闪而过迟疑,然后道:“王妃身边这不有盼蓉跑跑腿吗?不如这事……”

“孙嬷嬷!”淡淡的唤声却有种让孙嬷嬷毛骨悚然的错觉。

对视上夏颖苏目光,孙嬷嬷心里有说不出紊乱,她看似慵懒却有这无比让人惧怕的气息,就恍若是高高在上睥睨众生的高位者,瞬间觉得她自己便是那苟且偷生的蝼蚁般,她忙不迭低下头。

纯净见底的眼瞳泛着清冷的光华,夏颖苏轻轻扫看她,继续道:“虽说你是王府里的老人,也是王爷身边的仆人,但王府里你可不要忘了,我仍然是你的主子,连主子的事都要过问,看来孙嬷嬷老得糊涂了,该退休了,今天天气也正好合适,不如本宫让人送你出府养老吧!”

闻言,孙嬷嬷肩膀瑟缩,诚惶诚恐下跪伏地,嗓音里透着颤抖:“奴婢该死,逾越规矩,下次奴婢绝不敢这样了!”

“孙嬷嬷!”夏颖苏居高临下斜睨她,“本宫知道你在想什么,正所谓心急就会乱了分寸,现在你可以回去告诉你家主子,本宫想出府了!”

她就是明摆着告诉封逸辰要出去了,她就不相信封逸辰能拿她怎么样!

“王妃……”

“还不快去告诉你家主子!”

“奴婢……”孙嬷嬷捉摸不透她此时此

刻的心思,所以踌躇不决。

她到底该不该去?还是……

“本宫的话难道还要说多一遍吗?”夏颖苏面色一凝,眸光冷厉恍若尖锐锋利的冰锥,直直射向孙嬷嬷。

“是……是……”这次孙嬷嬷终于可以确定她真正的意思。

凌香看着孙嬷嬷消失不见杏花苑,然后又看了看夏颖苏,嘴里喃喃唤着:“娘娘……”

“送信的人有没有还说什么?”

被问话的凌香突然一怔,随即摇头,“没有,他只说让把交给王妃之后就行了!”

夏颖苏眸光幽深,沉思了一会,她淡淡道:“你帮我准备马车,我要出府!”

“啊!”凌香目瞪口呆看着她,刚才她以为自家王妃是在跟孙嬷嬷开玩笑的,没想到还真要出府!

夏颖苏斜睨她,一言不发。

凌香神情一晃,知道自己反应过度了,她忙不迭朝她笑着,然后又很苦恼地说:“王妃如果你要是出府的话,奴婢担心王爷那边不好交代。”而且孙嬷嬷人都已经去找王爷了。

“有什么事自是有本宫承担!”

有了这话,凌香也只好去备好马车。

封逸辰眉宇间透着焦急赶到王府门口,看见马车还没走,他不假思索便让护卫把马车拦了下来,他一手掀起帘子,里面是空空的,顿时他恍然大悟,原来他上当了!

急匆匆赶到杏花苑时,夏颖苏身影早已经不见了。

他招来赵慕青以及冰夜寒煞他们。

“本王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半个时辰之内一定要找她人,如不,你们都给本王做好处罚的准备。”说着,封逸辰怒火中烧拂袖离去。

赵慕青与寒煞他们二人面面相窥,最后三人心里是相同,恨不得立即把夏颖苏给找出来。

“听孙嬷嬷说,是王妃收到了身边丫鬟凌香送来的信之后才出了府,你们可以根据这个线索去找,而我先派人夏少爷府上找王妃!”

有了赵慕青的分工,寒煞他们二人匆匆行事!

离开了王府的夏颖苏直接来到了驿站。

驿站的人一见到便引她入内,把她带到了偏室,丫鬟上了茶便退下去。

偌大的室内静谧得连一根头发掉下来都仿佛听得见。

她往椅子一坐,她端起茶盏,轻闻了茶香味,顷刻间微怔了一下,然后放下茶杯,腰肢笔直坐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而她要等的人还没出现,她望着外面的天色,秀眉轻轻一皱,突然间,她察觉到空气里蔓延一股气息,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目光一顿,光芒撩过。

她从容不迫淡道:“潘城主人已经到了,是不是该出来见我!”

这时漆红大柱子后面的潘子钰昂首迈步而来,他面带笑容,可是笑容没蔓延到他眼睛,他冰冷的目光注视她,“王妃果然是有魄力,如约一人前来!”

“我该说潘城主心思颇重才对!我们在王府见面,你好像把我当成了陌生人,现在又约我来单独见面,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夏颖苏平凡而白皙的脸蛋噙着妖魅的笑容,此时的她恍若夜中的夜明珠,盖布底下的她在掀起布的那一瞬间绽放耀眼的光芒。

她在来的路上已经猜测潘子钰的意思,可想到一回事,当着面问又是一回事! 狂妃天下,爷的法医嫡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