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大结结局
作者:叶碗 更新:2019-09-24

一路走走停停,包括停下来吃饭,倒也走的很快,再走两三个时辰,就到传说中的疯魔崖了,花露珠很好奇,疯猿崖下面的万窟洞是什么样的?想到陈天那个败类,花露珠就恨不得再让宝儿把他拉出来折磨一番。

“清乐师兄,我想去疯猿崖看看,听说那里有个万窟洞应该蛮好玩的。”在原地休息了将近半个时辰,花露珠有些无趣的看看天色还早,对身边的清乐提议道。

“疯猿崖?好像那里有一些奇怪的魔兽聚集在哪里,至于万窟洞,我也没去过,倒是可以去看一下梦醒三国。”清乐笑笑,心里有一丝柔软的地方被触及,但是看向云吹,又捎带有点失落,讨好一般的对身边的花露珠讲道。

“既然如此,我们这就走吧,大家要不要一起去看看?”花露珠转头,这才想起了还有其它人,有些不好意思的加了一句。

“去,露珠提议,我们自然没意见,你说对不对云师兄?”李堔接话,转头又去问他旁边的云吹,眼中带着期待。

“这疯猿崖我也只是听说过,今日有幸,实在要去看个究竟才可以。”云吹面部表情的说道,已经率先站起来,打算要往前走了。

“好,那出发吧。”花露珠语气透出一丝欢快,昨日之事的阴霾好像也消失不见了。

这次大家走的格外快,刚好天色擦黑的时候到了疯魔崖上,望着天边最后一丝光纤,清乐指指对面的一个悬在石壁半中腰的黑洞,让大家去看。

“哪里就是万窟洞,虽然只有一个洞口,但里面却洞连洞,盘根错节,很是复杂,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会迷路,或者被奇怪的魔兽袭击。大家是想现在进去,还是休息一晚再作打算呢?”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万窟洞的内部构造,清乐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这样,我看还是等明天天色大亮之后再进去吧,毕竟天黑了,大家也已经累了。”花露珠一副替大家着想的模样,接上清乐的话,说的确凿。

“好,那就在崖顶歇息。”清乐发话,一挥大袖,昨天的房屋再次出现,众人进了屋子,还是按照原来的分配,清乐又在房屋周围布了些阵法,这才安心的回屋去了。

这一晚倒也安静,除了几声不知名的兽类怪叫几声,并没有引起多大的骚动。第二天早上,花露珠推开门,一帮人早已收拾好,就等她出来就可以出发了。

花露珠有些脸烫,见大家等她,也没出声,直接走到崖边,唤出了莲叶,等着清乐和云吹收了房屋,众人都站在了莲叶上,就连清乐也凑热闹般,一起上了莲叶,神识催动,莲叶平稳安全的飞向对面的山洞。

距离并不是很远,大概一盏茶的工夫,莲叶已经在洞口前停下了。收了莲叶,一股奇怪的气味扑鼻而来,但却不是腥臭,而是一种异香,很像是花露珠那天闻到的味道。

“好奇怪,这味道好像是前天晚上闻到的那个,只是怎么会在这里出现的?”花露珠自语道,循着香味传来的方向,朝着洞口深处走去,身后的人自然不敢走散了,也紧紧的跟在花露珠身后,探头探脑的跟随着。

云吹和清乐各自手里握着一颗夜明珠,照的原本昏暗的山洞像是白昼一样,花露珠看了眼两人手中的夜明珠,暗自咂舌,有钱就是好,看看人家一出手就是上品的夜明珠,自己那颗土属性的珠子,早在几十年前就送人了,这会倒显得有些穷酸。

花露珠只敢走主路,对于两侧黑幽幽的小山洞实在不敢轻易踏进去,她来这里是想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好的魔核,也能让自己炼出更好的丹药,要知道一个丹药师在修真界来说,可算是富得流油的职业。自己要是可以炼制出好的丹药,就不怕有人对自己不利了,试想一下,谁愿意得罪一个炼药师,那不是自己找死。

众人越走越深,那股奇异的香味就愈发的浓郁,刚开始夜明珠还能照亮几百米以内的距离,但是随着进入洞穴深处,两颗夜明珠的光亮,也只不过能照亮身边的十米左右罢了。

“露珠,你到底是想找什么?眼看越走越深了。”耶律恒有些烦躁的问道,从进来到现在,大家一句话也没说,都没由头的跟着花露珠往里面走,眼看着身边越来越黑,他有些不安的询问。

“我是在找这奇怪香味的源头,大家要是累了就在原地休息,我和清乐师兄去找就可以了。”语气淡淡的回答,这次出来她总觉得大家都怪怪的,除了云吹面无表情,眼神中透着忧郁之外,其它人好像都有一个不告人的目的富家千金爱上我全文阅读。

小玉总是一副偷看自己的表情,耶律恒总是很焦急和不耐烦,李堔和邓大山总是小声嘀咕,说一些不找边际的话,让花露珠听不明白,这会又听见耶律恒这样问,花露珠就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我们不累,耶律恒他只是不习惯在山洞里行走。”李堔开口辩解,但是说的话却错漏百出,什么不习惯在山洞行走,那么谁又习惯在山洞行走呢?

“呵呵,我是怕大家累了,既然不累,那就再找找看。”花露珠打着哈哈,故意装作轻松的打破僵局,继续嗅着香味的方向缓步向前。

耳边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众人还没看清楚是什么,洞内的光线忽然就消失了,眼前顿时黑了一片,花露珠利用神识,率先找到了清乐所在的地方,摸索着寻找洞口的方向,众人也是惊呼一片,四处乱跑,洞里黑,花露珠本想对他们喊几声,可惜声音太过嘈杂,根本辨不清楚众人的方位,而且在刚开始的一声惊呼之后,就再也没了声响。

花露珠试探着用神识扫了一遍,除了身边的清乐,根本没有其它人的一丝气息。

“他们不见了,刚才是什么东西,怎么师兄你的夜明珠忽然不亮了?”抓着清乐宽大的道袍袖子,花露珠疑惑的将问题抛给清乐。

“我也不清楚是什么东西,他们的气息我也感觉不到。”清乐有些泄气的回到,这万窟洞他是第二次来了,可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

“我们先往洞口走,等出去了再想办法救他们。”花露珠十分镇定的对清乐说道,展开神识,开始探寻洞口的位置,幸好这会神识并未受到影响,确定了方向之后,摸索着朝外面走。

没有夜明珠照明,两人的步调比刚才进来的时候慢了许多,只能一步步试探着向前,走了大概半个钟头的样子,在两人眼前不远处出现了一个白色光点,正在一点点的向他们所在的位置靠近。

“好像有人来了?”花露珠低声说道。

“是有人来了,还是故人,端木族长,好久不见。”清乐轻声一笑,朝着光点所在的位置,口含灵力,大喊一声。

端午族长,难道是端木铃她老爹端木天,不会这么巧吧,他找到这里来是不是已经知道自己女儿的死讯了?

“原来是清乐真人,幸会,幸会。”光点迅速靠近,花露珠看清楚来人,是一个看起来大概有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身上穿着一件明黄色的外套,用金丝线绣着一些别致的图案,一看就不是普通的修仙者。

“端木族长怎么这么有空来着万窟洞了?”清乐笑着询问道。

“此事说来话长,还不是为了我那苦命的女儿端木铃。”端木天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特别是说道端木铃三个字,语气中带着哽咽。

“族长的爱女找到了?”清乐关切的追问,端木天的表情全部看在眼里。

“几天前我收到一个昆仑门叫秦虎的弟子,送来的书信,说是我女儿已经葬身在这万窟洞内,我一路上循着我家铃儿留下的记号,找到了这里,这不刚进洞不久,就碰到了你们。”

“原来是这样,族长还请节哀顺变。”

听完端木天的话,清乐叹口气,安慰了一句。

“也没什么节哀顺变的,当初铃儿不见之后,我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只是刚听到的时候还是有些震撼和不敢相信罢了。”端木天说话的语气中压抑着情绪,但还是听得出他的心痛。

“端午族长不要太伤心了,我相信很快就可以找到令爱的尸骨,也好将她带回去好好安葬,也算是尽了一份您做父亲的心意毒宠佣兵王妃最新章节。”见到端木天,花露珠无来由的想起了自己现代的父母,失去她这个女儿,他们一定很伤心吧,希望他们也能看开些。

“这位就是南道祖新收的女弟子花露珠吧?”端木天客气的问道,并没有接花露珠的话茬。

“正是我,端午族长这般繁忙,还记得我这个不为人知的人,实在是感激不尽。”虚伪的笑了笑,花露珠谦虚的回礼,在心里暗骂这古代就是麻烦。

“花真人客气了,我和清乐真人是旧识,他的师妹及未婚妻,我岂有不知之理。”听不出情绪的客气,花露珠报了一笑,并没有再接话。

“族长可找到令爱的尸骨?”清乐呆了半晌,这才继续问道。

“还没有,记号到了这附近就不见了,我找了半天也只是在原地打转,神识探不到任何的讯息。”一提到端木铃,端木天的脸色瞬间变了,有些泄气的说道。

“这样啊,露珠你神识比我们两个都强悍一些,你看你能不能想办法帮帮族长他们?”听端木天这样说,清乐忽然转头,竟然改口称露珠,还让花露珠帮端木天去探视一下端木铃尸骨所在的位置。

“既然师兄都这样说了,我岂有不帮之理,不知令爱可有什么特别之处,我也好减少搜寻的范围。”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把自己,脸上却不得不带着笑容,展示出一副我很乐意的表情。

“那就拜托花真人了,这个玉牌是我端午家独有的,里面有我的一滴心血,我女儿那里也有一块,你只要感应到玉牌的所在,就能找到我家铃儿的尸骨了。”端木天将一块翠色的玉牌递给花露珠,并且详细的介绍了玉牌的作用。

花露珠把玉牌拿在手里,却在心里犯嘀咕,不知道哪个该死的陈天有没有拿走属于端木铃的玉牌,要不自己就算是累死,估计也是没办法了。

想归想,既然答应了人家,自然不能失信于人,将无边的神识展开,渗透进每一个大大小小的洞穴里,突然一个突兀的信息传进脑海里,搜寻这那个信息的来源,花露珠一个箭步,直冲而去,清乐和端木天紧随其后,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一个矮小的洞口出现在三人眼前,花露珠下一步踏进去,端木天也急忙跟进来。

因为洞口较小,一次仅仅容纳的了一个人,清乐被放在了最后。明亮的夜明珠将石洞照的透亮,狭小的石洞里,一大一下两具白骨泛着森森白光,花露珠手中的玉牌和那具一看就是人留下的白骨上身旁的另外一个白玉牌呼应着,泛出同样的光芒。

“铃儿,我的女儿,爹来了,爹来接你回家了。”泪水打湿了端木天的双眼,见到女儿的尸骨,他终于没有忍住。

等到端木天哭够了,将端木铃的尸骨收进储物袋里,三人走出了小山洞。在端木天的帮助下,找到了被几只长臂石猿挟持的云吹一伙,那个奇异香味的源头最终也没找到。

花露珠和清乐送走了端木天,两个人心里都有了一个目的,就是快点赶去无情岛,在这里耽搁的时间太多了。

坐上云吹的云飞舟,清乐为了不失自己一个真人的面子,扔了十几块上品灵石当做回礼,虽然云吹想拒绝,但也架不住清乐的固执,只好收下了。

船在海上行驶了三天三夜,终于在第四天的中午时分,到达了期盼已久的无情岛。满岛的桃花摇曳,像极了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岛上并没有其它的特殊生灵,也没有什么隐世的种族居住,只有桃花寂寞的开放着。

卢水瑶的记忆里有关于这片桃林的,这里当初居住的只有她和离洛两个,最后因为离洛渡劫化仙,卢水瑶舍弃了自己的一切,替他挡下了雷劫,自己灰飞烟灭了。

多痴情的女子,不过离洛也算是个痴情的妖族,为了补偿自己的爱人,居然留下元神在这岛下面的岩浆里沉睡,而让自己的肉身投胎转世,成了现在的云吹了,是不是算准了她会穿越过来,想着可以再续前缘,什么万年情缘,在花露珠看来,应该说是孽缘才对古神戒指。

“这里当真是美不胜收,不知道师父到底想要我们来这里找什么?”清乐赞叹了一句,转头对身边的花露珠说道。

“谁知道,这老……师父想什么?”本来想说老头,但想到身边还有这么多人,生生把后面那个头给咽了下去,换成了师父。

“白秀秀,快出手。”一个美丽但却扭曲的面孔在一座小山丘后面对身边的人催促道,如果仔细看,一定会奇怪,这两个人怎么会凑到一起,这催促的声音正是慕容兰发出的。

“好。”简单的一个字回答,一只弩箭已经悄无声息的发了出去。

弩箭笔直的对准正在欣赏桃花的花露珠,她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的气息,正打算要去身前遗嘱桃树上摘朵桃花下来。

“露珠,小……心。”

“云吹……”

“云师兄。”

云吹的声音逐渐小下去,他的胸口上插着一根绿色的小箭,箭尾处是一根红色的羽毛,花露珠早在云吹那一声露珠的喊声中飞快的回神,在云吹跌下的一刻,将他接在怀里。

“云吹,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要救我?”话未说完,眼泪已经涌了出来,花露珠有种心被撕裂的感觉,她多希望这一箭是扎在自己身上,那样她就不会痛了。

“贱,人,谁让你伤我云师兄,我要杀了你。”慕容兰发疯般的拼尽全力一掌打向身边的白秀秀,像头发疯的母狮,冲向云吹所在的桃花林。

“住手,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清乐有些迷茫的接住了从山丘山被打落的白秀秀,以极快的手法封住了她的穴道,然后不解的问道。

“真……真人,你可记得……可记得一百多年前,那个被你所救的秀儿?”艰难的问出一句话,眼珠子一番,手垂了下去,慕容兰的这一掌是用了十成的功力,要不是清乐及时封住了她的穴道,恐怕她连这句话都问不出来。

“秀儿。”清乐有些迟钝的在脑海里回想了一番,好不容易才想起来好像他曾经救过一个杂灵根的女弟子,难道就是眼前这个看起来长相普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女子。

“云吹,云吹你醒醒,你不要丢下我。”花露珠哭的撕心裂肺,清乐一时失神,看到花露珠抱着云吹的尸体,迅速扔掉了怀里的人。

“主人,小含终于等到你了,可是你为什么不等小含,为什么不等我?”一个六七岁模样的红衣小孩凭空出现,也是满眼泪水在云吹身边哭个不停。

其它人正在全力和慕容兰缠斗,护着伤心的花露珠不让她受伤害。

“滚开,你们这帮没用的东西,快滚开,不要挡着我。”慕容兰招招狠毒,直取众人要害处,想要速战速决,其它人都拼尽全力抵抗慕容兰的攻势。

“林小玉,你不想要金缕衣了,还不快帮忙?”到了这个时候,慕容兰已经顾不得林小玉这张底牌了,在击退李堔的进攻后,大喊一声。

“小玉,怎么回事?啊……小玉你……”邓大山有些不解的看了眼身边的小玉,本想确认一下,却不曾想,被小玉忽然掷出的符咒给打个正着,一口鲜血没有预兆的喷了小玉满脸,却丝毫不见她要收手,手中的匕首再次刺过来,幸好被耶律恒给一掌打回去,才避免了再受伤。

“都给我住手。”清乐一声大吼,墨剑劈向最前面的慕容兰,只一招,就将慕容兰击杀天鼎全文阅读。小玉一下子吓愣了,手中的匕首应声而落,掉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颓然的倒在地上,再看受伤的邓大山,好像慕容兰的下场,正是自己的归宿一般。

“不要杀我,啊……不要杀我,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我就不用死了,对,杀了你们?”好似在安慰自己,小玉捡起地上的匕首眼神涣散的冲向了桃花林深处,没有人拦她,也没有人再看她,众人都知道她被吓疯了,谁愿意和疯子计较什么。

“服下去。”清乐走过去递给邓大山一粒丹药,可眼神却从未离开过死死抱着云吹的花露珠。

一下子死了三个人,花露珠丝毫没有去注意周围的一切,她的整颗心都系在了云吹的身上,她只是觉得心好痛,痛的像是要炸开了一样,可她却没有一点办法,让这颗心不痛,她想马上死掉,可是浑身像是石化了一样,动都动不了。

云吹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变成了一片片花瓣,最后花瓣在半空中融合在一起,成了一朵花露珠再熟悉不过的金色蔷薇。

“离洛,离洛你出来,你把云吹还给我,离洛……”发疯般的嘶吼,在安静的无情岛上泛起无数回音,清乐想上前去拉住她,可却无法接近她身边,就连银戒中的白游儿和小奇都被这股突然出现的凌厉之气给逼出了银戒。

众人睁大了眼睛,一脸疑惑的看向被无数花瓣围绕在其中,像是疯子一样的花露珠,被她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喊叫,惊得不知如何是好。

“水瑶,我知道你会回来的,我就知道。”金色蔷薇逐渐幻化出一张脸,一张酷似云吹的脸。

“离洛,把云吹还给我,我不是你的卢水瑶,把云吹还给我。”依然重复着那句话,根本没有去看眼前的俊美之人。

“安静点,听我说。”离洛的手抚在花露珠的脸蛋上,就像一剂镇定剂,让狂躁的花露珠安静了下来。

“当年你替我挡了雷劫,我却彻底的失去了你,我用人鲛族的净海神珠变成了银戒内的一汪海水,将你最后的一魂一魄留在其中,却因为大爆炸让我失去了知觉,当我醒来再也没见到哪枚银戒,几十年前,我遇到一位丹鼎宗的元婴期师祖,他告诉我你会再回来,于是我将自己的元神留在这无情岛上,让肉身去投胎转世到云家。

一直让小含在暗地里保护着他的安危,今日功德圆满,是时候让他和我灵体合一了,如果你放不下,那就随我一起来,我们远离这处处充满尔虞我诈的修真界,一起做对平凡人,做对平凡的夫妻。”

离洛的眼中含着无限温情,将花露珠紧紧抱在怀中,周围的花瓣迅速旋转起来,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什么都没有留下。

“露珠”

……

众人齐声喊道,面对空无一物的眼前,充满了疑问和不解。

“别找了,他们走了。”一个声音从头顶传来,清乐抬头,原来是南道祖。

“缘起缘灭,自有定数,走吧,都走吧,是时候结束了。”

“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结束了,从今以后,这世上不再有离洛,不再有花露珠,他们终于不再因为遗憾和误会而分开了,清乐,祝福露珠吧,她终于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了。”

明媚的天空几只候鸟飞过,悠闲的白云里好似看到了云吹和花露珠明媚的笑容。

作者有话要说:故事走到这里,也算是告一段落,谢谢曾经支持我的那些个可爱的读者们,碗碗谢谢你们可以陪着我走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