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 父亲的教诲
作者:永恒的大叔 更新:2019-09-24

  这里是死亡之国,原本是精灵占据着主要物种的地位的美丽世界。有着山川河流和丰富多样的生物,辉煌的文明。但是在许多年以前,这里爆发了神族与魔族的战争,因此地貌和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部分精灵都在那个时候逃往其他世界避难去了,而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幸存了下来。这里也成为了所谓的“被神遗弃的世界”。并且由于这个世界与其他世界的连接的次元之门一直没有出什么问题,所以偶尔也会有人穿越来这里进行古文明的探索或者寻找财宝。

  而此后,冥界的死亡之神和睡眠之神看上了这里,将这里所有的仅存的生灵作为家畜来圈养,并且作为生产死灵士兵的材料。不过,二十年前,雷克斯和索德等人一起在这里和双神抗争,并且最后成功除掉了这两个恶神。总之来说,现在,这个荒凉的世界已经完完全全没有仅存的普通形态的生命了。因此,或许这里也是最适合索德和杰诺用全力来战斗的地方。在这里,他们可以毫无顾忌地让死亡的魔力四处乱飞,而不用有所克制!

  杰诺的剑已经断了,并且由于承受不住他自身所散发出来的强大力量而被震成了粉末。不过,他也不再需要这把剑。他轻轻一挥手,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雾状气息,自然而然形成了一把剑。

  “不错不错,不愧是与生俱来的力量。”索德看着有些轻蔑地点点头,“我都没想过可以这样用,我好像一直不太适应身上这乱七八糟的东西。”

  杰诺没有理会索德,只是冰冷地“哼”了一声,然后摆好架势。

  索德轻轻闭上眼睛,当再睁开眼时,他的表情已经变得无比的坚定,像清水一样澄澈和单纯。他用剑指向杰诺:“你肩上扛着很重的责任。我知道,或许你并没有扛着这份责任的意思,但这确确实实是你与生俱来的……就和你身上所拥有的这种怪物一般的力量一样……拥有更大的力量就代表着拥有更大的义务,这个道理你到现在还是不能理解,所以你才是个蠢儿子。”

  杰诺:“说够了没!你本来就没有资格教训我!从来都不曾出现在我面前的你又懂什么?!”

  说完,杰诺的身影化作一道漆黑的闪电,这黑色比死亡之国的的黑夜还要深沉,划破了夜色,光看势头就仿佛要将索德拦腰斩断!索德就站在那里,不闪也不避,他以最小的角度和动作,轻轻将剑横在胸前,若无其事地架住了杰诺的攻势。两人手中的黑色长剑相交在一起,化成漂亮的X形。

  “雷声大雨点小……谁会吃这么容易挡住的直接攻击啊?!”索德轻轻笑着,“你虽然有了那么多年的实战经验,但是战斗方式却这么单纯。因为反正能接住这一下的人,应该就没几个吧,而如果就算要躲,也不可能有你那么快的速度。所以和你作对的人,往往第一下就已经翘辫子了,也难怪你的战斗方式如此稚嫩,对吧?”

  杰诺见第一下没有奏效,他开始横劈竖砍了起来。用自己的全力,以最快的挥砍速度一下一下地挥舞着手中的黑剑。但是,当然全部都被索德给轻松挡下来了。在索德眼里,杰诺的攻击方式犹如婴儿,太过单纯和单调,明显可以看出来,他的剑招中掺杂了许许多多不同派系的使剑方法,但是却从未深入的练习过,因此一招未中,就能想到立刻转用比较合适的下一招,但是招与招之间却不知变通,而且没有自己的理解。总的来说,就是空有天赋,却从未曾练习……不,应该说这天下间可能鲜有能够和他对练的人。

  在索德看来,杰诺的剑,闭着眼睛都能躲。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经过的大大小小的战斗数不胜数,经验丰富远胜于杰诺,而更加是因为他的反应速度和力量不但不低于杰诺,反而可能还在杰诺之上。在站在一旁的两人看来,尤其是在此时的文顿眼里看来就可见一斑了。他根本就无法捕捉到两人打斗的动作。在文顿的眼里,看起来就仿佛是,索德一直站在那里未曾动过,而杰诺只是双手不断挥舞,以至于似乎双手都消失了,两人手中的剑更加是看不到。这正是以前索德的名号“黑剑索德”所含的寓意,并不是指黑色的长剑,而是指索德的剑根本看不到,因此被称为“黑剑”。而现在,就好像是两个“黑剑索德”在互相打斗一样,以现在的文顿,完全是看不出来怎么一回事。

  索德就站在那里,一步也没动过,但杰诺却绕着索德转了好几圈。直到自己已经都快失去力气了,他依然没有伤到索德一下。索德稍稍眯起眼睛:“蠢蛋一个,技巧什么的先不说,你太在乎剑本身了。真正的实战应该是这样!”

  说完,索德首次,右手横起手上的长剑,向前劈砍。杰诺勉勉强强接住了这一下,但是,他忽然发觉肚子上被什么重重地撞了一下,让他像被狂风卷飞的落叶一样飞出了近百米,最后撞入不远处的陡峭山壁上,震得山上的石头四处乱飞。再看索德这一边,他的右脚此时正摆出笔直踢出的姿势。也就是他刚才趁着杰诺专心和他格剑的一瞬间,一脚踢出,将杰诺踢飞了出去!真正的实战,会毫不在意地使用各种方法来予以取胜,不管这些方法是否是诈,但实战本来就不是什么竞技项目,没有明确的规则,只有结果!

  “看来是我多心了……”小猫用金色的眸子观察着索德,“索德似乎真的不打算杀掉杰诺。”

  文顿点点头:“但还是有疑问……如果他不打算杀了自己的亲儿子,但现在的做法好像也比单纯的训练要过激多了。索德,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然而,下一幕,文顿和小猫立刻明白了索德的用意……

  在渐渐因为震动而解体的小山上,四碎的巨岩纷纷落下,在那下方,杰诺的身影站了起来,但是却和以往任何时候的杰诺都不一样。索德笑了起来:“被打得满身是伤,筋疲力尽才终于想起来了吗?和那时候一样吧!那时候你也是这样,但那时的你绝不是被复仇心给支配,而是另一种感情才对,所以‘它’才会帮助你……代替没有尽到责任的我……”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