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要命的交易二
作者:瑜瑾先生 更新:2019-09-24

一切好像平静了下来,刘二姐也不经常出门了。邻居们提心吊胆的心稍微有些平复。可就在这一天,一个年送人面容憔悴的来到了这里,他到处找人诉说自己的压力。

欠款15万,被要债的追赶,根本不想回家,走投无路下听说了这里可以实现愿望。

他敲开了刘二姐的房门,他就是关栋。

空荡荡的楼道里到处透风,呼呼的风声进入楼道后就开始变音了。呜呜的像极了女人的哭声。

“刘大神在吗。”关栋推开了没有上锁的们。他正打算进去,不知从哪里出来一个老头,拉住了他。

老头穿着保安的衣服,应该是这个大楼里的管理员。“小伙子,你不能进去呀。”

关栋下了一跳,“你,你从哪冒出来的,刚才我怎么没看到。”

老头使劲拽着他,“别管我,你不能进去。”

“别管我,我要改变我的命运。”关栋用力的甩开老头钳子一般的手。“你这个老头你哪来的,管我干嘛。”最后,关栋还是拜托了,他快速的进入房间,将房门锁了起来。

老头摇摇头,“哎,真是地狱无门闯进来。”老头叹口气,转身离开了,没有几步消失不见了。

关栋刚进屋就发现不对劲,屋里黑乎乎的所有的窗户都关的严严实实。关栋眯着眼睛向里看了看,“大师,您在吗。”

关栋心里有些不安,本能反应使他觉得快速离开这里才是上上之选。他向后退了两步,打算离开这里。

一转身,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太太现在他身后。

“啊。”关栋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你,你是人是鬼。”

“无知小辈。我是上仙,你是不是最近比较背,要来转运。”老太太,阴测测的说。关栋基本没有看到她张嘴说话。

“你,你就是大仙。”关栋来了精神。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我想请大仙帮我还钱,我,我需要,10,欧不100万。”

“你打算用什么来交换你的一百万。”

“交换。什么交换。哦,我,我可以给您香火,我可以给香油钱。”

老太太摇摇头,“嘿嘿,你觉得我需要这些。”

关栋快速的思考着,“您,您需要什么。只要您说,我一定办到。”

“嘿嘿,你只要答应我,让你的宝贝儿子做我的干儿子,我就给你钱。”

“干儿子。”这是什么要求。关栋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关栋乐呵呵的答应了,“您看还有什么要求。我做您的干儿子都可以。”关栋谄媚的跪在老太太跟前。他无意间摸到了老太太的手,又硬又凉。此时他心里打了一个凸。

老太太向后退了一步,“你不行,你的命太臭了,不好吃。”

关栋没听清楚老太太在叨叨什么,他还在想为什么老太太的手冰凉。

老太太挥了挥手,门打开了,“你走吧,明天,一百万到你家了,记得我们的约定。”

关栋的脸抽动了几下,就要转身离开,可他刚扭头,突然发现老太太身后,一条毛茸茸的尾巴。他大吃一惊,想都没想,夺门而出。

回到家,老婆又开始了河东狮吼功。“我说你一天到晚的,一点正事都不干。家里吃什么,喝什么。你说话呀。一到这时候你就哑了。干那事的时候劲头大着呢。”

面对老婆的狂轰滥炸,关栋挠着脑袋,“你别叨叨了。滚一边去。”心烦的他,第一次有勇气骂老婆了。

“好呀,关栋,现在知道骂人了,床上的时候怎么那么怂。”

“你,”关栋伸手想打人,抖了抖手,又放下了。“今天我遇到怪事了。”他简单的将今天的事说了说,“老太太说,明天就有一百万。”

关栋老婆斜眼看着他,“嘿嘿,你不会是做了什么错事不敢告诉我,编了这样的瞎话吧。”

“你,你,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你天天在骗我。总说自己有能力挣钱,钱呢。”关栋老婆长长指甲的手指头一下一下的戳关栋的脑袋。

“老娘们,滚开。我还真告诉你,明天就有一百万。”

“我就等着明天的一百万。要是有一百万,怎么都行,别说我儿子给她当干儿子。你给他当儿子都行。”

关栋白了老婆两眼,他不想跟她说话。主要是因为老太婆有多么恐怖,她根本就不知道,她只知道钱。

第二天,天没亮,关栋就听到门口隐隐约约传来了唱戏的声音。

“我擦,有病吧。才四点多,楼下的老头又开始跑步了。这么早,抢着去死呀。”

关栋骂骂咧咧一阵子,蒙着脑袋开始睡觉。他昨天很晚才睡,主要是老太太的脸一直在他眼前晃悠,闭上眼睛就是她。

楼下唱戏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就像是在他家门口唱一样。

“还有完没完。”关栋起身,准备开门骂人。

模模糊糊的,他看到一个瘦小的人在门口站着,他好像是正要往外走,但是被门挡着,一下一下的撞击着门。

关栋哆哆嗦嗦向前有了两步,才看清是儿子。“小子,大半夜的不睡觉在这干嘛呢。”

关思喆没说话,还是一下一下的撞击着门。门外,唱戏的声音更大了。

关栋立刻想起了老太太的话,他上前一把抱着了儿子,“儿子,我就你一个种,你可不能让我绝后呀。”

关思喆慢慢扭过头,眼神冰冷异常,脸上一道道的紫色血管,就像蜘蛛的触手一般凸显在脸上。

关栋吓得不轻,可是他没有放手,反而更加用力的抓着这瘦小的身子。

“啊。”

关思喆小小的身体里发出尖锐的叫声,震得关栋脑袋就要炸开了。

关栋老婆从房间跑了出来,她楞在那里不知所措。

关栋急了,“你还在那里干嘛。快帮我抱着儿子。”这时,她反应过来,立刻上前抱着儿子。

就这样,折腾了两个小时,天亮的时候,关思喆终于安静了。

他异常安静,不吃不喝,不哭不笑,就像木偶一样。

天刚亮,那吵人的唱戏声突然消失了,关栋慢慢贴在门上听了听,外面有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一些说话的声音,可是声音太细,说话太快,他根本没有听清楚。

声音很快消失了,他慢慢推开门,左右看了看,一条长长的黄色尾巴哧溜一下消失在走廊尽头。他揉了揉眼睛,怕自己看错了。正想看清楚时,发现门口有一个报纸包着的东西,四四方方的,关栋打开了一角,熟悉的颜色。他立刻抱起来,又向周围看了看,没发现什么人。他立刻将房门关上,又上了几个锁。

关栋的心都快跳到心口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老婆,快来。”关栋将报纸打开,一打一打厚厚的钱,晃的两个人眼睛都直了。“老婆,快,给我一巴掌,用力点。”

关栋老婆没留手,重重的甩了他一巴掌。

二人不但没有觉得疼,反而兴奋的哈哈大笑起来。

“钱呀。有钱了。”关栋将钱抛向空中。

接下来的几天,夫妻二人开始了疯狂的购物,以前不敢买的买不起的,他们都要买。

可是,让二人苦恼的是儿子的状态越来越古怪。

开始只是半夜闹腾,后来变本加厉,只要没人看管,都会向门外走。

而自己家门口每天早上都会有一些死猫死狗,墙上总会有留言,“你没有遵守约定。”

邻居投诉过几次,可他们也很无奈。

这天,关栋老婆买菜回来,发现儿子在门口不知道在干嘛。她叫了几声,儿子没有应答,于是走过去看看。

她看到,关思喆正拿着一直小猫,用力的拧着它的脑袋,边拧边说:“没有遵守约定。没有遵守约定。”

她看着满身是血的儿子,强忍着害怕跑回了家。

二人商量后决定找一个懂风水的人看看,结果找了几个不是骗人的就是说什么也不碰这件事的。最后还是从一个人口中打听到了贪心不卖。

何琳看着见钱眼开的夫妻二人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谢军达说道:“交款,我们到老太太家看看。”

关栋老婆一听说道:“交多少钱。这事能办成吗。”

“诊金十万,不一定能办成。”谢军达不带任何感**彩的话,让关栋老婆很不爽。

“哎,我说你怎么说话呢。我们是消费者,我们给钱的。要这么多钱,连个结果都没有,”

谢军达嘴角微微翘起,“十万只是诊金,我们做事之后还收五十万诊费。”

“你特么抢钱呢,”关栋老婆伸手就要挠谢军达,却被小猫一把推开了。

“老太婆,我告诉你,我们军师给你看,还是看在你儿子的面子上,别得寸进尺呀。”小猫一把将她推开,摔了她一个四仰八叉。

“哎呦,我不活了,欺负我一个女人呀。”关栋老婆开始耍赖,又指着自己丈夫说道:“你个孬种,老婆受欺负了,也不帮忙。”

谢军达笑了笑说道:“我倒是不介意你们闹事,不过,如果我没猜错,你儿子今天晚上就要没命了。而且紧接着就是你,因为你花的钱最多。”

谢军达的话让关栋老婆立刻闭嘴了。她的眼睛咕噜咕噜转了两圈,摸了摸嘴说道:“那您便宜点,行吗,您不能把我们的钱都要了不是,”

“钱卖命。命换钱。你选哪一个,”一直忍着不发作的何琳终于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