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节、初次登门
作者:奴家不是祸水 更新:2019-09-24

第三百七十一节、初次登门

古往今来,人才辈出的华夏国有着众多杰出的世家。秦家算是一个。燕京,这个天子脚下卧虎藏龙的地方,秦家列四大家族之首。

“秦,沈,狄,冉,是华夏国举足轻重的家族,早在秦始皇时期,秦家,沈家,狄家,冉家,是古老的四大驱魔家族。他们不分先后排名,共同维护着国家的祥和。世代罔替,关系非同一般。祖祖辈辈相互扶持,直到那件事情的发生——”

一切还要从那件事,那个人说起。

这段话早在之前秦优优已经从冉夕他们那里听到过,可是当同样的桥段,同样的内容,甚至同样的话语从自己妈妈的口中再叙一回时,感觉却并非同样的痛楚,而是超越之前的百倍甚至千倍——

是在上一辈的上一辈的上一辈子,沈家出了一个天才。天资聪颖、资质及高,早在八岁的时候,便能文能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深得皇上的喜爱。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在秦始皇年间,因为随了国姓,故而以第一家族自居的秦家,一时间也败了下风。要说不眼红不嫉妒,那都是糊弄小孩儿的鬼话。什么是人,什么是凡人。那就是拥有着不可磨灭的凡心。妒忌之心人皆有之,就算在伟大的人,也终究逃脱不了世俗的魔掌。

秦家,狄家还有冉家,便为此集体得了红眼病。有个名医曾说过,红眼病是一种高危的疾病,无法治本,病重时,可深入骨髓,最终命丧黄泉。他们非常的嫉妒,乃至于原本世代的交情,都在这一刻土崩瓦解,灰飞烟灭了。当面讽刺,背地里捅刀,都已经成了他们四大家族每天不可缺少的一项了。

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不知道是天命如此还是什么外在因素,沈家的天才却出了意外。

他叫沈遥,这一年他不过十八有余。在道术上已经取得了非常了得的成就。不知道从哪一天起,传出了一个惊天的消息。那就是他沈遥不仅修炼道术,而且还在暗地里修炼鬼道。

不管是哪一朝哪一代,包括拥有着五千年文化历史的当今华夏。功高盖主,都是大忌中的大忌。

天资聪颖的沈遥,有着一颗不同凡人的心脏,姑且叫他‘野心’,拥有着这颗名唤‘野心’的心脏,就意味着拥有了永恒的生命。

据说沈遥后期因为修炼鬼道,性情大变,有时甚至需要吸取婴孩儿和处子的真元。这样一来,沈遥就从天资聪颖的天才,变成了丧心病狂的大魔头。

要问怎么办,只有两个字:处死。

最终以秦家为首,狄,冉而家为辅,设计将沈遥除掉。

谁曾想到,这沈遥的实力会有如此的强大。三大家族联手与其交战,最终还是未能力敌。多次以两败俱伤告终。四大家族也因此而落败。

树欲静、而风不止。

这件事情并不会就此而终了。沈遥因为几次三番的车轮战也实力大损,但是他并没有大家所期待的那样,一命呜呼。而是继续的隐藏起来修炼永恒之术。

“后来,相传四大家族合理封印了一个能够使人长生不老的丹药——”

“而这个丹药其实就是被封印的沈遥——”秦优优接过妈妈的话说道,她痛苦的闭上眼睛,不光只是沈雨桃的原因,还有遥远,那个心底无法割舍的男人。

“你,你已经知道了?!”薇薇子有些吃惊。

“———”秦优优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点点头,随后说道,“但是,我不明白,这一切又和秦世豪的事情什么关系?”

“人是贪婪的,人们常说愈有钱的人愈贪婪,这句话一点儿没错。财大气粗的秦家并不安于现状,他们一直维持着祖业,甚至无时无刻不想再将其发扬光大。”薇薇子说道,“四大家族各自有各自的法宝才能,其中,秦家擅长占卜之术,沈家擅长驱魔道术,狄家擅长风水时运,冉家擅长降妖封印。”

“也许是机缘的问题,也许是天分的问题,这些年来,秦家一直无法在家族术士上取得突破性的成就,从而便在一些旁门左道上下了功夫,具体的事情我也并不知晓,只是知道在秦家有着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比如秦家老太太练就邪术,占卜,收魂,甚至养鬼——”

“养鬼?!”秦优优呼啦一下站了起来,脑海里飞快的闪过一些思绪,是什么,是什么,她理不清楚。

“是的,养鬼。她不仅可以将一些枉死的孤魂野鬼收入门下,还能利用生物繁衍生息上大做文章,我曾经不小心撞见一幕,那时候,她正在助一颗地里的向日葵修炼——”

薇薇子沉默了,看上去像是在努力回忆着事情,大约过了两三分钟的样子,她继续说道。

那是她第一次被秦世豪带去秦家做客,那一日,天气晴好,正值盛夏,漫山遍野的向日葵金灿灿的,甚至好看。秦家真是大极了,比薇薇子想象中的还要大上几倍。她游走在花园里,不巧的是,迷糊的她忘记了回去的路。

“阿豪,阿豪你在哪里啊——”

薇薇子轻声唤着秦世豪的名字,希望他能及时出现帮助自己化解窘境。可是秦家的院子实在太大了,来回交错的小路让她压根无法分辨,终于,她愈走愈远,穿过亭子来到了另外一处院落。

当薇薇子意识到自己可能打扰到别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一个看上去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少妇正背对着自己站着,从背影来看,衣着华丽,身材窈窕,仅仅只是背影都会美丽让花儿嫉妒。

“对不起,对不起,打扰到您了,我迷路了,请问从哪里可以回到秦家的堂屋呢?”薇薇子一面致歉,一面朝少妇走去。她觉得既然遇到了,不打招呼会很失礼。

“站住,谁叫你进来的——”

一声厉喝,将薇薇子吓了一哆嗦。

这声音正是面前不远处的那位少妇发出的,此时她已经转过身来怒视着自己。果然不出所料,好一个美人胚子,只是眉眼中有一股掩饰不住的泼辣,这让薇薇子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啊——”

少妇柳眉倒竖,一双美丽的杏仁眼散发出不可一世的锐利,此刻她正用一种极快的速度来到薇薇子的面前,至于究竟是如何过来的,快到让人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