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 求婚的宣言与典礼的烟花
作者:同尘微光 更新:2019-09-24

  离顺利抵达高城家已经过去一天,总算能好好休息的辰杰和冴子彻底把身心都松弛了下来。

  “嘛,至少在两天之内能好好休息下。话说,刚才泡澡泡的真舒服呢。那些丧尸围城的情况也告诉了高城沙耶,让她去和高城家沟通。看上去之后就会比较顺利呢。”伸展着自己的筋骨,辰杰美美的想着刚才那舒适的热水。

  “啊拉,还有美味的蛋糕!”美味的在招手啊!

  “如果不去看外面,还真是和灾难之前没有什么两样啊!”老神在在的感叹着,辰杰将一块蛋糕塞进了嘴里。

  “呀~~~”楼上隐隐约约的传来了宫本丽的“惨叫”

  “年轻人,真是活跃啊!”摇了摇头,辰杰自顾自的吃着蛋糕。

  “杰总是那么老气横秋的呢!”轻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那些冴子的声音。

  一边摊手耸肩,一边转过身来,“呃……”任何想要说出的话都在这一刻被塞回了嘴里,辰杰犹如石像一般凝固住了。

  “合适么?”冴子在原地转了一圈,美好的曲线没有因为和服的包裹而抹平,反而传统的和服为她增添了一丝,家居,的味道。

  镇定了一下心神,辰杰露出一个充满赞赏的笑容,“冴子姐,这身和服真的太适合你了!”

  可能是为刚才自己的主动而羞涩吧,冴子的脸浮现出一丝红晕。

  “那个,真的真的太合适了。”智商严重下降中的辰杰也没有找到别的语言,只能再一次强调。

  “咳咳,你们两人打情骂俏的不要在公共场合啊!”就在辰杰和冴子之间弥漫着粉红气息的时候,小室孝不解风情的声音插了进来。

  “啊,哈哈哈,我什么意思都没有,哈哈哈~~~”辰杰立即尴尬的笑了起来。

  同样一脸尴尬的冴子也笑了起来,“没关系,不管什么意思都无所谓。”

  “怎么了?大哥哥大姐姐干什么笑得这么开心?”小loli爱丽丝推开门,走了进来。

  “啊,辰杰哥哥和毒岛姐姐正在联络大人之间的感情哦,我们先上楼吧!”电灯泡之小室孝带着爱丽丝消失在了辰杰的眼中。

  “呐,冴子,我们换一个地方吧,这里也不方便呢。”全然不知自己说出了多么令人误解的话语,辰杰邀请着冴子。

  稍微有些脸红,“嗯。”冴子微垂着头答应了辰杰的邀请。

  楼上那边传来了高城沙耶的愤怒的声音,不过,那些个辰杰就管不上了。

  这是一处能俯视高城宅邸前院的走廊,辰杰和冴子就这样站在窗前,久久没有言语。

  “呐……”辰杰开口准备说点什么。

  “杰……”同一时间,冴子也想说点什么,于是他们撞车了。

  “那个,冴子姐先说吧……”

  “那个,杰先说吧……”再一次华丽丽的撞车。

  然后两人相视笑了起来,辰杰做了个请的姿势。

  “杰,你说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多久呢?”女孩子总是感性的,即使是强如冴子也是一样,虽然明知道这样问话没有任何答案,但是她还是想从自己喜欢的男生那里得到一些安慰。

  将冴子的纤腰揽住,让她靠住自己,辰杰用肯定的语气说道,“不会太远的,只要国家军队组织起来,这些丧尸很快就会被剿灭。”

  没有回话,冴子只是静静的靠着辰杰。两人又陷入了一阵沉默。

  “呐,冴子姐,这样子的日子结束之后,我们就结婚吧!”在良久的沉默之后

  如果辰杰要是稍微有些泡妞的经验和常识,他一定不会这样说,但是他没有,在他朴素的思维里,喜欢一名女孩子,并且想要对她负责,那么就意味着结婚。

  “啊~~”或许是完全没有意料到辰杰会这么直接说出这样的话,冴子的脸直接红的像个苹果。

  有些紧张的注视着她,辰杰的心里可是直接悬了起来。

  “嗯。”轻轻的点了下头,冴子从嘴唇里用微不可查的语气答应了辰杰的求婚。

  “太好了!”在那一瞬间,辰杰感觉整个世界都开满了鲜花,那种激动的感觉,让他无法言语。只是紧紧的将冴子抱在了怀里。

  “哦哟,我似乎听到了不得了的宣言呢!”成熟的女声让紧密相拥的两人如同触电一样弹开来了。

  “高城伯母好~”低着头,不管是辰杰还是冴子都闹了个大红脸。

  “不用这么紧张,我也是过来人呢。另外,我很欣赏直率的男孩子呢。”笑了笑,高城百合子继续说道。“有个不情之请,当那天到来的时候,能让我当证婚人么?”

  高城百合子温柔的语调让辰杰和冴子心里放松不少。

  “不胜荣幸。”辰杰喜不自禁,他开始勾勒日后和冴子的婚礼场面了。

  捂着嘴笑了一下,高城百合子说道:“年轻真好啊,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然后离开了。

  看着自己身边因为羞涩而低头不语的冴子,辰杰的心中充满着一种决心,那就是一定要和冴子一起活到那天的到来。

  ---------------------------------------------

  美国五角大楼

  自从丧尸爆发之后,国防部部长,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都被困守在这里,即使是拥有最为完善的安保措施,但是在无穷无尽的尸潮面前,一样显得苍白无力。本来可以搭乘直升机转移,但是令人绝望的是,负责运输的直升机大队第一时间就陷入了瘫痪。

  “总统的命令得到了确认,代号666d!”尚属安全的参联会会议大厅内,一名通信员将经过核对的空中一号传来的密令发送到了这里。

  国防部长和联席会议主席对视一眼,彼此都能从眼中看到一种沉重与绝望。前一天的晚上,他们就接到了总统的密令,在经过最终的核对之后,最终事态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我们快挡不住了!这些该死的丧尸里出现了变异体!”一名浑身是血的军官在通信器里大吼着。

  “上帝已经不再庇佑美利坚合众国了么?”联席会议主席用低沉的语气说着。

  “上将,核打击的副密码就拜托你了。”国防部长捂住脸,喃喃说道。

  “愿上帝宽恕我们。”这是联席会议主席最后的一句话。

  太平洋深处

  “艇长!我们已经收到了新的紧急行动命令!代码666delta!重复一遍,代码666delta!本艇将执行对novemberkilo及romeocharlie的doomsday命令!”

  “收到!no.1立即来指挥室确认命令!”打开一直以来都紧锁着并且以为将永远不会有机会打开的保险箱,两把钥匙被取了出来。

  “确认了么?no.1?”

  “恩。”

  沉默了一小会儿,艇长取下内部通话器,“艇长命令!总统命令已经最终确认!本艇将执行对novemberkilo及romeocharlie的攻击!”

  将两个钥匙同时插入钥匙孔,艇长和no.1停住了动作。

  “现在的总统已经变成了怪物了吧!国防部长和参联会主席也快了吧!”

  “一个接一个都变成了怪物了呢,该死的。”

  闭上眼睛,“已经没人知道何时发生何事了。”

  “天上的天使们,还有……”

  “上帝啊!请宽恕我们!”

  “上帝啊!请拯救我们!”

  最后带着决绝的语气,”fireone!”

  两人同时转动了钥匙,随着电信号的传输,静静的沉睡在俄亥俄级弹道导弹核潜艇导弹发射筒内的三叉戟苏醒了,导弹出水的场景壮观无比,但是潜艇里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代表的意义。

  ----------------------------------------------------------------------

  日本,床主市,高城府邸

  因为被高城百合子托付了说服高城沙耶的希望,小室孝只能硬着头皮去找沙耶。不过还没等他开口,便被高城沙耶打法去将同伴们召集起来开会。

  “唉~~~连一句话都还没有来得及说上啊…………”垂头丧气的小室孝在走廊上慢慢走动着,“呃,还有辰杰和毒岛学姐没有被通知了吧?”

  “哟,孝,怎么这么垂头丧气的?”这充满活力的声音?小室孝刚听到这声音的时候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当他抬起头之后才发现是辰杰在和他说话。

  “哟,辰君。”扫了扫辰杰和他旁边微笑不语的毒岛学姐,孝有种感觉就是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沙耶让我通知你们去开会,现在就等你们两人了。”

  “哦,失礼了,我们马上就去。”辰杰点点头表示知道。

  跟着小室孝一路直行,来到了宫本丽的卧室。

  “好了,人到齐了。沙耶,你可以开始了。”小室孝对着正看向窗外的高城沙耶说道。

  “啊拉啊拉,沙耶酱,召集我们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么?”剥着香蕉,鞠川静香的声音还是那么天然。

  “关于我们今后是否还能继续做同伴的问题。”高城沙耶的话语严肃无比。

  辰杰瞬间将眉头皱起,她话中的含义依然明了,但是他没有说出来,只是等着她的下文。

  “同伴?”宫本丽有些诧异。

  “我们现在遭遇到了一个更大更团结的集体,也就是说……”身边的冴子将辰杰没有说的话解释给了众人。

  “没错,只有两个选择,是被吞并,还是……”

  “脱离……”低沉的,郑重,这是辰杰的声音。

  看了看高城沙耶和宫本丽,小室孝说道:“但是真的有必要脱离么?城里的状况越来越糟,你爸爸很有本事,果然血统优秀。你妈妈也是个女强人。”

  不料,小室孝踩中了高城沙耶的“地雷”

  沙耶释放出内心一直以来的压抑的不满悲愤,小室孝的劝说没有任何作用,但是高城沙耶不断的诉述出自己内心对父母的不满和愤怒终于引爆了小室孝。

  一把将沙耶提了起来,小室孝愤怒的声音充满了整个卧室,“不只是你!都一样,大家都一样啊!不,你更幸运,至少确定了父母平安,你很幸运啊!!!”

  小室孝的话激起了大家的共鸣,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低下了他们的头,即使是辰杰,也能理解这样的心情。他侧眼看了看冴子,将她揽到了自己的怀里。

  两人慢慢冷静下来,周围的人也从短暂的沉痛中醒来,高城沙耶戴上眼镜,准备切入正题。

  “我们……”

  -------------------------------------------------------

  俄罗斯,寒冷的西伯利亚地区,在这与世隔绝的极寒之地分布着数目不详的基地,纵横交错的道路在茫茫林海里把它们一个个链接起来。

  此时一处基地的指挥室里,一名军官正在通话。

  “……是这样么?能再核对一下么?好吧,我知道了……”颓然的放下电话,军官长长的叹了口气。

  窗外,几辆巨大的八轴maz-79221多功能发射车缓缓开出它们的隐蔽处,那巨大的发射筒缓缓的立起,装载的白杨-m型洲际弹道导弹仿佛刺破天穹的利剑。

  --------------------------------------------------------------

  轰鸣的汽车声由远及近,打断了高城沙耶接下来的话语。

  跑到阳台上,小室孝惊讶的说道:“那是……”

  “没错,旧床主藩藩主高城家现任家主,以一己之见判断一切的男人。我的爸爸,高城壮一郎!”高城沙耶肯定了小室孝的猜测。

  “又是个强力人物啊。”站在侧面的辰杰思绪回到了从前。他的boss也是一个这样的光是气势就能震慑住人的强势人物,冷血残酷就是他的写照。“真是令人不爽啊!”过去的记忆对辰杰而言没有任何值得怀恋之处,那在黑暗泥潭里挣扎的日子,辰杰一点也不想回忆起来,因此下意识的,他将这个人归入到了能躲就躲的范围内。

  “简单有效的立威手段,也是提醒众人处境的好方法。”即使一直都是处于底层的辰杰,在那么多年的见识之后也能明白,高城家家主高城壮一郎的用意。

  “平野,怎么了?”

  冷眼看着平野有些失态的说着用日本刀砍丧尸效率低下以及对刀的损害,见识过冴子强大战力的辰杰,不以为然。

  “太过武断了吧,平野?即便在剑道中,力量也是靠战绩体现。剑士的实力,刀剑的质量,还有精神的强韧度。把这三者互相配合好的话,无论杀多少人,战斗力也不会下降。”

  身为剑士的冴子自然不能让平野这么平面的看待问题。

  “可是,沾到血的话……”平野还想争辩什么,不过辰杰出来打圆场,“平野,没必要争论吧。”

  “辰君,你也觉得用枪是最好的吧?”似乎想从同样能很好使用枪械的辰杰那里得到一些认同感,平野把问题推到了辰杰头上。

  稍微有些踌躇,组织了一下语言,辰杰微笑着说道:“我会用枪好好掩护冴子的!”

  一片吊鱼眼,“真是狡猾呢,辰君……”小室孝喃喃的说道,而平野也冷静了下来,默默的转身离开。

  “这样真的好么?”小室孝环视了大家一周。

  “因为自己所坚持的没有被认同么?”辰杰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我还真是不善言辞呢。”

  “我去看看他。”小室孝决定去劝说平野。

  “谢谢,麻烦替我向平野道歉。”辰杰带着歉意说道。

  -------------------------------------------------------

  这里是中国西部的山区,逃难而至的车流堵塞在了蜿蜒的盘山公路上。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哦!”操着一口四川话风味的普通话,几名站在路边休息的男子随意的聊着。

  “爸爸,爸爸!快看,好多火箭!”一名小男孩的童音插了进来。

  “乖孩子,哪里啊!”转过身来,一位年轻人从车子里把孩子抱了出来。

  指着山的那边,孩子天真的说道:“是那边!”

  天边,十几道白色的轨迹从远处的大山里冉冉升起。

  “天哪,这是……”年轻人喃喃自语,一脸震惊和恐惧!

  ---------------------------------------------------------

  终究是过意不去,辰杰还是决定去找平野道歉,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为了什么道歉。

  “不在自己的房间里,也不在车库里,平野究竟到哪里去了?”辰杰在偌大的府邸中走了一圈,却并没有找到平野。

  “起风了呢,虽然并不是秋季,但是却还是有这么多落叶。”望着窗外那近似秋季的景色,心中平添了一份沉重。“那是?!平野!”视野的角落里,一群人围着一名绿衣的胖子,不停的叫骂着。

  “切,这是怎么回事?”辰杰看了几秒钟,决定下去帮平野一把。

  “高城总帅?”刚刚跑到的辰杰发现不知何时,高城壮一郎已经站到了平野耕太的前面。

  将跪着的平野以及他身上背满的枪支看在眼里,再结合着小室孝他们的话语,辰杰已然勾勒出事情的经过。作为朋友,他帮助平野责无旁贷。

  “他的枪法,可是和我不相上下哦!”一年的和平生活也许让辰杰身上的煞气淡了很多,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就变成了病猫。眼睛里闪耀着慑人的精光,辰杰用曾经注视着任务目标的眼神直接盯上了高城壮一郎。

  高城壮一郎何等人物,当被辰杰用那不带任何温度充斥着漠然的眼神盯上时,他竟然有了一丝凉意,这已经是多久没有过的感觉了?带着一丝惊讶,高城壮一郎将目光移到了辰杰身上。“哦?有趣的小子。告诉我你的名字。”话语里带上了一丝兴趣。

  “姓辰名杰,辰杰。”嘴角翘起,辰杰不卑不亢的报出自己的名字。

  “中国人?”高城壮一郎紧抿了下嘴唇。“有意思。”

  将头转回来,高城壮一郎将目光投向了他的女儿。

  气势十足,为了替自己的同伴争取公道,高城沙耶也拿出了自己的态度。

  “虽然是个又矮又肥,无药可救的军事宅,但要不是多亏他,我早就变成了丧尸。爸爸,”顿了一下,声音提高八度,“没错,就是他保护了我!而不是爸爸你!”

  “高城……同学。”两行眼泪缓缓流出,这是喜悦的眼泪。

  “终于被认同了么?能理解啊!”站在一边的辰杰默默的想着,“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不,也可以是‘只是未到喜悦时’啊!”

  良久的沉默,高城沙耶紧紧的盯着她的父亲,一时间周围只有风吹拂而过的呼啸声。

  紧紧皱成“川”字型的眉头舒展开来,高城壮一郎用审视的眼光打量着他女儿一行人,最终什么话也不说,转过了头带着高城百合子漫步离开。

  “总,总帅?”眼见还没有做出最终的决定,亲兵之一胖子想提醒下高城壮一郎。

  头都不回,高城壮一郎的声音变得严厉万分:“还用我说么?!”

  白西服拉了一把还是有些不解的胖子,带着其余人跟随着高城壮一郎的脚步离开了。

  --------------------------------------------------------------------------

  英国北部地区,法国的南部地区

  厚重的钢筋混凝土保护盖在沉闷的电机声中缓缓打开,露出了黑洞洞让人绝望的发射井。明亮的火焰片刻之后充斥了整个发射井,伴随着冉冉上升的导弹,远处已经无人看守的牛羊们惊慌失措的奔跑着,仿佛要远离这些不祥之物。

  --------------------------------------------------------------------------

  “冴子被高城壮一郎叫去了呢,不知道会说什么。”辰杰无聊的倒在床上,“又活过一天了呢。”翻了几个滚,他站到了窗户边,看向远处漆黑的城区。

  敲门的声音适时响起,转过头,依旧身着紫色和服的冴子拿着一柄古色古香的武士刀走了进来。

  “这是?”辰杰有些惊异的看着这柄武士刀。

  点了点头,“承蒙高城总帅看重,赠与我这一柄武士刀。”冴子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宝刀赠英雄。”辰杰也为自己心爱的人能得到如此好的刀而感到高兴。

  “大哥哥,大姐姐,快出来看流星了!”爱丽丝的兴奋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相视一笑,辰杰将头转了过去,“好的,爱丽丝酱,也请你去通知别人把!”

  “好~~~~~~”精神饱满的爱丽丝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

  牵着冴子的手,辰杰他们来到了高城家的阳台上。在那里大家基本都到了,另外稍微让辰杰有些惊奇的是,高城夫妇也在场。

  “快看!又是一颗!”天真活泼的爱丽丝将手指向了漆黑的苍穹。

  一道白色的痕迹自天上划过,落向了地平线的另一端。

  “哇,好漂亮啊!”爱丽丝高兴的跳了起来。

  然而,几秒钟之后,巨大的亮光映亮了那边的天空。

  “那是……”高城沙耶的脸突然变的煞白。

  “总,总帅!”一名高城家的亲兵气喘嘘嘘的跑了上来,“刚才接到政府内部通知,美俄中英法,巴基斯坦,印度,以色列将自己还能发射的核弹全部都发射了出去!”

  所有人都呆立当场,唯有爱丽丝不解的看着呆立的人们,拉拉这个,拉拉那个。

  “是么?”高城壮一郎率先恢复了平静,“看来,这个世界已经彻底没救了呢。”

  “快看北方!”小室孝指着北面,又是一枚带着长长火焰的弹头。数秒钟之后,闪耀的白光在北方的天际亮起。

  “为什么,为什么当我找到自己的真爱时候,会出现这种混蛋事情!”握紧了拳头,辰杰知道时间已经不多了。转过身,辰杰用前所未有的郑重语气对冴子说道:“冴子姐,请嫁给我吧!”

  无视周围人的诧异的目光,辰杰直直地注视着因为听到这样直白表白而脸上泛起红晕的冴子。

  远处的亮光映衬着冴子白皙的脸庞,只是稍微顿了一下,冴子用肯定的语气将自己内心的决定述说出来:“好的,杰。”

  “啪啪啪……”周围响起了密集的鼓掌声,小室孝,高城沙耶,宫本丽,鞠川静香,平野耕太,爱丽丝,高城百合子,高城壮一郎,他们用这样的方式来祝贺辰杰和毒岛冴子的结合。

  将自己手上的结婚戒指褪下,高城百合子将它放到了错愕的辰杰手里,而看到自己妻子的动作,高城壮一郎也褪下了自己的结婚戒指放到了毒岛冴子的手里。

  “想不到现在我们就能够当证婚人了呢!”百合子有些感慨的说道。

  “咳咳,”高城壮一郎清了清嗓子,一脸严肃的对着辰杰说道:“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犹如当初被训练时一样,辰杰昂首挺胸,站的笔直,他朗声道:“我愿意!”

  壮一郎笑了笑,稍微站到了一边,接下来是百合子郑重的对着毒岛冴子说道:“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从接受辰杰求婚之后就一直保持着微笑的冴子闭上了眼睛,将手按在胸前,轻轻的但是蕴含着坚定的说道:“我愿意!”

  “请新郎新娘为对方戴上结婚戒指。”壮一郎的声音适时响起。

  温情脉脉的将结婚戒指为对方戴上,辰杰轻轻的牵住了冴子的手,似乎心有所感,辰杰他们抬头望着天空,在那里,一道亮黄色的轨迹正划破苍穹,急速的向着这里飞来。

  “那,就是庆祝我们婚礼的烟花吧!”带着微笑,辰杰喃喃自语着。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