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作者:聆音阁主 更新:2019-09-24

经历了漫长的黑暗跋涉,终于遇见了一束光芒。沈墨珏跌跌撞撞的追上光芒,越跑越远,直到跑的累的再也跑不动了。

有人在掀开他的眼皮看,刺眼的光芒投射进来,逼得他眼珠子动了动。沈墨珏觉得身心都很疲惫,万分不愿意睁开眼睛,可是那人固执的很,使劲的掀着他的眼皮。

沈墨珏一阵无奈,只好费力的睁开了眼睛,一脸的疲惫之色,然后看见逗比朗言棋就坐在他的身边,惊喜的看着他,大声喊道:“他醒了!他醒了!”

接着就有无数人影在他眼前走来走去,走的沈墨珏头晕。

“小珏,你还好吧?”朗言棋满目担忧。

沈墨珏却是连回答他的力气都没有,只能静静的躺着,半睁着眼睛看着几张或是担忧或是好奇的脸庞。

他在那几张脸庞中艰难的寻找着,可是没有找到他想找的那个人。

“言棋,朗大哥呢?”沈墨珏只好花了好大一番力气问朗言棋。

“他……”朗言棋面色有几分犹豫。

“他是不是出事了?”沈墨珏面色瞬时变得惨白,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紧紧抓着朗言棋的手。

“也不是啦,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等你伤养好了,自己去看。”朗言棋有些抓狂,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亲爱的大哥居然会变成那副模样。

“药,我要喝药。”沈墨珏撑着手肘想要从床上爬起来,他想快点好起来,早点去见朗言书。

朗言棋为难的看了沈墨珏一眼:“你这个情况吃药也是好不了的,四叔说,你是因为耗尽了修为,所以才会变成这副模样。其实你现在的身体与凡人无异,你会觉得疲累是因为你的身体已经习惯了承载灵力。不过小珏你别担心,过一段时间你就会慢慢习惯的,那些散去的修为我们也可以帮你重修回来,我们朗家什么样的丹药和法宝没有,你千万别难过。”

“我不难过。”沈墨珏沉声道:“散尽修为我心甘情愿,只要你大哥能活过来。没关系,修为没了,还可以重头修炼。你们都散了吧,我想好好静一静,等力气恢复了,我就去看朗大哥。”

“都走吧。”这次开口的是朗云丞,他看了沈墨珏一眼,拉起他身边的朗言棋,“他现在是凡人之躯,太过疲惫,你别吵他,让他好好睡一会儿。”

“好吧。”朗言棋点头。

朗云丞递给沈墨珏一枚丹药:“这个你服下,于你恢复身体大有助益。”

“多谢。”沈墨珏接了丹药,目送着他们离开,然后将丹药吞下,顿时一阵疲惫的感觉从心底涌了出来。

他躺回了床上,虽然很想去见朗言书,可是他不希望朗言书看到他这个样子,只要得知他平安足矣。

这一睡又是大半日,沈墨珏醒来之时屋里静悄悄的,之前的疲惫都消失无踪,身体居然恢复了许多。他慢吞吞的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开门走了出去。

海上仙客来依旧人来人往,谁也没有发现他走了出来。他要去找朗言书,实现他昏迷前的承诺——他要亲口告诉朗言书他喜欢他。

沈墨珏走到了朗言书平日里住的那间屋子,颤抖着手推开房门,站在屋子里的人猛地回头,视线对上他的目光。

清俊的容颜,温和的眼睛里闪动着熟悉的光芒。

是他!

他又活过来了!

沈墨珏的眼眶有几许湿热,呆呆的站在门口,过了好一会儿,才喊了一声:“朗大哥?”

朗言书皱眉看他,忽然问道:“你是谁?”

如同被晴天霹雳当场劈中,沈墨珏脑海中轰然一响,愣在了原地。

朗言书以为他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换了另外一种方式问道:“请问小兄弟,你我相识么?”

沈墨珏微微张开了嘴巴,不敢置信:“你、你不认识我了?”

“我该认识你?”朗言书满脸不解的神色。

“你……”沈墨珏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朗言书了,这种失去又得到,得到又失去的滋味,简直就是无以言表。

难道重生一次,连带着那些记忆也要抹去吗?沈墨珏忽然有些绝望,若说以前朗言书喜欢他是因为他们那些日日夜夜的相处,现在的朗言书没有了这段记忆,岂不是连他们的过去都没有了?

朗言书沉默了片刻,道:“我记起来了,你是这里的老板,前几日言棋还给我看过你的画像。我被人暗算,是你救了我,收留了我。”

沈墨珏一颗心忽起忽落,问:“然后呢?”

“什么然后?”朗言书不解。

“你都忘了?”

“嗯?”

沈墨珏终于明白过来那天朗言棋为何会是那副表情了。

“你记得言棋他们,唯独不记得我了?”这个猜想令沈墨珏感觉到难过,心口如同被人塞了一团棉花,堵得慌慌的,又沉甸甸的。

“对不起。”朗言书说,回身继续收拾东西,“如果我们真的相识,那太不好意思了,我的记忆有些乱,一时想不起来。”’

沈墨珏看着他手里的东西,问:“你要走了?”

“嗯,你救我的这份恩情朗家不会忘记的,等我回去之后会差人送来法宝和灵石。”

“不,你不能走。”沈墨珏忽然跑了过去,将他手里的储物袋抢了过来。他走了,自己就彻底没戏了,他不能让朗言书走。

朗言书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沈墨珏犹豫了一下:“……我的意思是你的身体还没恢复,你必须继续留在这儿养伤,嗯,从现在开始我不收你钱,你想住在这儿多久就多久,那些法宝和灵石我也不要了。”

朗言书轻笑:“那样你岂不是很亏了?”

沈墨珏摇头:“我以前欠你良多,就当做是还债。”

“还债?你欠我很多灵石?”朗言书犹疑。

沈墨珏怔了怔,忽然狠狠点头。欠灵石就灵石吧,只要他不走,什么都行。

“欠多少灵石?”朗言书嘴角勾了一勾,果然放下手中之物。

“很多很多,一辈子都还不清的。”沈墨珏真怕他就这么走了,漫天胡扯,“你要是就这么走了,那些灵石我可就不还了。”

“这样啊……”朗言书沉吟着,“要是走了我的确很亏。”

“对啊,你就安心住在这里,海上仙客来赚钱很快的,相信很快我就能还你钱了,嗯,大概一百年,一百年后就能还你的钱了。”一百年后没准他就能把他的朗老大给追到手了。

“一百年……”朗言书皱眉。

“九十八年!”沈墨珏怕他嫌时间太长,狠了狠心,减去了两年。

朗言书:“……”

“好吧,七十年,不能再少了,再少真的还不了。”沈墨珏叹气。

“就这样说定了。”朗言书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

沈墨珏呆了一呆。

***

“所以我大哥就这么答应你了?”朗言棋简直不敢相信沈墨珏就这么把自己卖了,他大哥还真的信了,留下来坐等收债,朗言棋见过坑别人的,没见过坑自己的,还坑的这么开心,他现在比较关心的是——

“万一我大哥永远没记起你来,你真的打算还给他很多很多灵石?”这个很多没定数,因为沈墨珏自己也没说,一辈子都还不清,那得多到什么地步啊。

“那我就卖身还债。”沈墨珏决定了,如果朗言书真的记不起来,而自己又还不起灵石,就顺水推舟,把自己卖给他了,也算达成了目的。

“呃,祝你好运。”朗言棋抹了一把冷汗。

“我还有个办法。”只要攒够爱心值,他就能对朗言书发动技能。

“嗯?”

沈墨珏没有回答朗言棋的疑问,而是拿了一根安神香给芍药,叫她送药的时候顺便点在了朗言书的屋里。

晚上的时候沈墨珏偷偷的摸去了朗言书的房间,朗言棋死活要跟在他身边全程围观,撵都撵不走,沈墨珏只好当他是一缕空气,推开了窗户,爬了进去。

朗言棋也跟着爬了进去。

屋里的朗言书已经入睡了,安神香只剩下了一些粉末。海上仙客来的每一个房间也都是设有法阵的,沈墨珏拿出一枚玉符,破解了法阵,跟只猫似的窜到了床边。

朗言棋紧贴在他身后,简直神烦。沈墨珏推开他,蹲在了朗言书的床头。朗言棋阴魂不散的蹲在他身边,恍然大悟:“我明白你的办法了,小珏,你打算迷/奸我大哥!”

“嘘。”沈墨珏直接捂住了他的嘴巴,低声道:“小声点。”

朗言棋眨了眨眼睛,表示自己明白了。

沈墨珏松开了他,朗言棋撸袖子:“小珏,要我帮你脱大哥的衣裳吗?对了,润滑膏你带了吗?我这里有。你想在上面还是下面?呃,这样问不准确,你想当进攻的一方还是承受的一方,不过我大哥现在昏睡着,如果你想当承受的一方会有点累。”

沈墨珏:“……”能来道雷劈了这个逗比吗!

“小珏?”

“住口。”沈墨珏低声警告,“别吵我,想看就安静,再说话就滚出去。”

朗言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沈墨珏耳边终于清静了不少,他收回了目光,转而看躺在床上的朗言书。

只见朗言书双目微合,长长的睫毛又黑又浓,微微的卷了起来,在夜光符凝成的光芒下投射出一圈浅浅的暗影。他的肤色有些白,鼻梁高挺,唇不厚不薄,刚刚好,泛着淡淡的殷红,令人忍不住想要去品尝。

沈墨珏伸出手,用手指迷恋的描绘着这张他爱慕不已的脸庞。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

沈墨珏也说不清,如果喜欢能说得清,这世上也不会有那么多痴男怨女了,也许是在他说喜欢自己的时候,也许是更早的时候……

可惜世事无常,当他爱慕着自己的时候,沈墨珏以为自己不爱他,当沈墨珏终于发现自己已心动之时,他却已越走越远。

沈墨珏忽然就笑了,朗言书说得对,在爱情里没有公平,注定有一个人要输,这次轮到他输了,不过他输的甘之如饴。

他的手指滑到了朗言书的下巴处,微微抬起,低头就朝着他温暖柔软的唇瓣吻了过去。

只要能得到朗言书的亲吻,就有爱心值可拿。

就在他的唇瓣快要触到朗言书的唇瓣之时,朗言书忽然睁开了眼睛,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沈墨珏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跌下了床,坐在了地上。

朗言棋也是吓了一跳,惊道:“大哥你怎么突然睁开了眼睛?”

朗言书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你们在这儿做什么?”

“我们……我们……”朗言棋这边还在措辞呢,沈墨珏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拉起他就往外跑。

朗言书抬手,挥出一道白光,迅速缠上了沈墨珏的腰。朗言棋果断的甩开了他的手,自己从窗户上爬了出去。

妈呀,动怒的大哥简直神恐怖!

沈墨珏:“……”有这种队友也是醉了。

白光如绳索一般将沈墨珏扯回了床上,朗言书收了法术,欺身覆了上去,将他压在自己身下。

沈墨珏与他眼对眼。

“刚才你想干什么?”朗言书的声音很轻柔,几乎要令沈墨珏以为他记起一切了。

“我就是想看看你睡没睡。”沈墨珏睁眼说瞎话。

“这么看?”朗言书低头,凑了过去,与他鼻尖抵着鼻尖,温热的气息扑到他的面庞上,暧昧的令人脸红心跳。

沈墨珏的一颗心脏噗噗乱跳着,脸颊红扑扑的热乎乎的,看着他的眼睛里几乎升起一团雾气,迷离的失真:“我、我眼神不太好,要凑近看才能看见。”

“哦?”朗言书故意拉长了声音,声调上扬,听不出是戏谑还是在怀疑,或者二者有之。

“朗大哥,你、你有些重,能否先放开我?”沈墨珏讷讷的说道。喜欢的人就这么压着他,他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啊。

“嗯。”朗言书轻轻应了一声,却没有松开他,而是垂着脑袋仔细的打量着他。

“朗大哥?”

“脸红了。”朗言书一手抓住了他欲推开自己的手,一手戳了戳他的脸颊,“还很热,小珏,你的心脏跳得好快。”

“我……”

“你欠我很多钱?”

“是啊。”沈墨珏暗自打鼓,不会这个时候叫他还吧?他才攒了一点身家。

“别担心,我知道你还不起,先收取点利息吧。”说完朗言书俯身吻住了他的唇。

沈墨珏脑海着顿时轰然一响,什么也无法思考了,只能瞪大着眼睛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心脏噗噗跳动十分快速,几乎要从胸口里蹦出来了。

系统里不断有电子音提示获得爱心值的声音。

鼻端呼吸到的都是朗言书的气息,温润而又温柔的气息,沈墨珏全身都被这种气息包裹了,如同躺在了一汪春水里,温暖又惬意。

时间似乎也有些不忍流逝,刻意放慢了脚步,沈墨珏只觉得这一吻漫长的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直到朗言书松开了他,他都还没有从这一吻中回过神来。

“小珏。”朗言书沙哑着声音唤他的名字。

沈墨珏眨了眨眼睛。

朗言书失笑,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颊:“回魂了。”

沈墨珏忽然伸出两条胳膊,捞住了他的脖颈,凑了上前,以吻封住了他的唇。

朗言书眼中划过讶然之色,瞳孔微微缩了一下。察觉到沈墨珏在试着用舌头描绘他的唇形,朗言书伸出手抱紧了他,另一只手扣紧了他的脑袋,反被动为主动,夺取着他口中的空气。

沈墨珏微微张唇回应着他,心想,就疯一次吧,为了他心爱的男人疯一次,这一次绝不后悔。

两人到后来缠在了一起,身上如同着了火,彼此灼热的气息焚烧着自己,连空气都带着炙热的温度,身上那一层衣料也成了多余。

朗言书撕扯着他身上的衣服,沈墨珏不甘落后,也扯着他的衣服,不光扯,还又抓又咬。不过显然男人的骨子里都隐藏着兽性,沈墨珏越是这样,朗言书越是兴奋,征服欲越是高涨。

他像是一只夺食的野兽,沈墨珏是他抢来的猎物,他要榨干他的最后一丝力气,然后慢慢的将他从头到尾,从里到外,吃的连残渣都不剩。

“呜~~~”沈墨珏发出不知是痛苦还是欢愉的声音。

朗言书握紧了他的腰,将他抵在了自己和墙壁之间,似是怕人偷窥,于百忙之间,他抬手挥下幔帐,设下一道禁制才放下心来。

……

……

……

月亮的光芒渐渐淡去,启明星亮起,时间一点点的流逝。黑夜消褪,东方泛出鱼肚白。海上仙客来的大门如约打开,街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又是繁忙的一天。

……

……

直到太阳下山,黑色又一点点的吞没海城,才从房间里传出来一声闷哼。接着从幔帐里探出一只细长的胳膊,还没有抓住幔帐,那条胳膊又被人扯了回去。

朗言书拿被子裹住沈墨珏,喂了他一颗丹药,低声道:“再睡一会儿。”

“腰疼。”沈墨珏轻声的哼着。

朗言书伸手轻柔的揉着他的腰侧,沈墨珏顿时缩了缩,又痛又痒,简直不让人活!

“真是敏感。”朗言书轻叹。

沈墨珏轻轻的哼着,不说话。

“那里还疼吗?”朗言书的手有些不规矩。

沈墨珏压住了他的手腕,看着他的眼睛道:“朗大哥,你没有失忆对不对?”

“嗯?”朗言书不置可否。

“你还喜欢我吗?”沈墨珏眨了眨眼睛,像只求关爱的喵星人。

“你觉得呢?”朗言书不答反问。

“我觉得是。”

“那便是。”朗言书说。

“我们成亲吧。”沈墨珏说。

“嗯。”

“真的?”沈墨珏眼睛一亮。

“那还有假?”

“太好了,明天我就叫芍药他们准备。”沈墨珏兴奋的摩拳擦掌。

“是成亲又不是去打架。”朗言书无奈失笑,握住他的手,“再睡一会。”

***

成亲的事宜很快着手准备,地点就定在海上仙客来,请了一些认识的朋友,包括陆月璃和安素素等人,朗云丞是证婚人,朗家那边也派人去通知了,朗言书的父母向来开明,见自己儿子终于开窍找了个双修的伴侣,哪里还管的上是男人还是女人,高兴的连嘴都合不上了,连忙派人送来几盒大补的丹药。

成亲这日,宾客来的很齐,偌大的海上仙客来热闹异常,沈墨珏和朗言书身穿大红色的喜袍,执手相握,笑意盈盈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敬了酒,说了话,正要离开,忽然见一人走进了海上仙客来,面貌虽陌生,眉目间却依稀有几分熟悉,端的气度不凡,英俊潇洒。

那人对两人道:“恭喜二位,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身后立时有人奉上礼品,花千颜走过来接了礼品。

沈墨珏犹豫的看着他:“阁下是……”

“在下傅梓渊。”

沈墨珏与朗言书都是愣了一愣。

傅梓渊道:“此次不仅是来贺喜的,更是来道谢的,感谢二位归还傅家食神食谱。”

朗言书笑道:“客气了,食神食谱本就是傅家所有,我们不过物归原主而已。”

傅梓渊同样笑了笑,又看了沈墨珏一眼:“听闻沈公子精通以食入道,若有时间,定要切磋一番。”

“好说。”沈墨珏道。

傅梓渊忽然叹了一口气:“说起来这一切都是我那不争气的弟弟惹的祸,他自小便城府极深,这次父亲虽不是他亲手杀的,也是因他而死,那阿阮当初来我们傅家之时我便觉得他心思不正,没想到后来真的出了事。都是因果轮回,如今舍弟已故,诸般恩怨都已烟消云散,还望两位不要放在心上。”

“傅大当家的多虑了,正如大当家的所说,一切已烟消云散,还望傅大当家的切莫在意。”朗言书客气回道。

傅梓渊抱拳。

“千颜,你来招待一下傅大当家的。”朗言书喊来花千颜,对着傅梓渊道:“抱歉,我们先失陪一下。”

……

……

夜色渐沉,喧闹了一天的海上仙客来终于安静了下来。红烛安静的燃烧着,朗言书与沈墨珏对坐,他抬手斟了两杯酒,递给沈墨珏一杯,温声道:“人间有合衾酒,小珏,但愿你我饮了这杯合衾酒,从此以后缠缠绵绵恩爱永世。”

沈墨珏笑道:“朗大哥深情怎敢辜负。”

两人胳膊交错,互相饮了各自的酒,再次抬眸时,似是有些微醺了。只见眼前之人面颊粉红,眼中闪着迷离的光芒,朗言书再也按捺不住,走了过去将心爱之人横抱在了怀里,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弧度。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过了一会儿,木床发出吱呀吱呀摇晃的声音,沈墨珏大口喘着气,先是小声的低吟着,后来声音渐渐转为尖锐。再后来,房间里只剩下了大床摇晃的声音和沈墨珏小声的求饶。

“朗、朗大哥,你慢一点,慢一点,疼……”

朗言书的声音倒是气劲十足:“这么快承受不住了,那你欠我的那么多灵石什么时候才能还得清啊?”

“呜~~我、我什么时候欠你灵石了?”沈墨珏瞪大了眼睛抗议。

“可是你自己亲口说的,当日我可是拿玉简录了下来,想赖账吗?”

不知道是撞到了哪里,沈墨珏发出一声闷哼,眼睛都湿了:“你卑鄙,呜呜~~就算我说过,可、可是我也没说这么还。”

“欠了我那么多灵石,我估摸着你这辈子都还不清了,我替你想了个这么好的还债方式,你还说我卑鄙,真是欠教训,看我今夜怎么收拾你。”朗言书的语调故意拖得长长的,威胁之意很明显。

沈墨珏简直欲哭无泪,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什么的,还有谁比他更悲剧。

呜~~救命!

作者有话要说:大和谐时代,船戏拉灯o(╯□╰)o朗的失忆是装出来的,他就是想等沈主动……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谢谢大家的一路相伴o(n_n)o~~后续的故事大家应该能猜得出来了,小珏和朗言书一起生活在海城,经营着海上仙客来,每天过着数灵石和双修的日子,偶尔去刷刷副本,打打小怪,朋友在身边,爱人也在身边,每一天都很幸福~~